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蓝]知名叶吹(2017叶修生贺)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江月何曾皱眉:

  


※转眼就第四年了,又一次说生日快乐,我的年轻爱人。


※生日该干嘛呢,吹他呀,河河代替我做他的小迷弟吧




>>>




00、


    


蓝河荣耀论坛的小号掉马了,在某场史诗级别的粉丝掐架里。


事情的起因,是一条banner祝福。


 


01、


 


叶修三十岁生日在即,论坛上照例提前一星期替他筹备庆生活动,作为活动的必备环节,全民告白,版头祝福,这是所有的职业选手都有的待遇。然而这一年,荣耀联盟却宣布要从五月下旬开始,强征论坛banner,为下个赛季最大的赞助商强铺为期一个月的推广物料。


这个消息一出,几乎所有叶修的粉丝都炸了。


荣耀论坛有个每年更新的年历表,记录了当年的赛季日程,以及所有在役职业选手的生日,叶修作为荣耀教科书,由于地位太过特殊,虽然退役已有好几年,却一直没有从这个名单里被除名。如今处在他而立之年的当口,遗憾的,不舍的,追忆的,无数粉丝怀着各自的心情,正酝酿着想搞个大新闻——


未料活动还在筹备阶段,这就被官方打脸了。


这不仅仅只是一个banner的问题,而是态度的问题。有人义愤填膺,这样说。说明联盟没有对这位初代的功臣给予起码的尊重。


人争一口气,更何况叶修的粉丝基数庞大,这个观点自然响应者云集,就此爆发出一场轰轰烈烈的讨伐官方的运动来。


 


然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这场原本只是为寿星讨说法的粉丝行动,情势扩大化之后,又冒出了那么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


最开始是有几个小号,探头探脑暗搓搓地出来表示,叶修明明已经退役,照例为他举办庆生活动就是给面子了,为了一个banner去怼官方,未免太小题大做。


紧接着又有人出来批判叶粉脸大,说联盟又不是靠你一家粉撑起来的,生日年年都有,赞助商可是联盟的金主,孰轻孰重一看便知。


于是,和叶修的粉丝数目同样庞大的,叶修的黑粉,也借着这个机会登上了表演舞台。


粉圈那些事,正主未必在意,做粉丝的却都卯足了劲儿想争个先,既然有人开了这个头,接下来的局势,自然是沸反盈天的粉黑大战,新仇旧恨了。


一时间,整个论坛血雨腥风,好不热闹。


而就在双方最僵持不下的时间点,叶修生日的前一天,荣耀论坛剑系版的副版主,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的“蓝桥春雪”,却开着自己的大号,用知名叶吹“千波湖畔”的口吻,洋洋洒洒发表了一篇叶修的实绩贴,来证明他在联盟中不可动摇的地位。


整个论坛上下,无数围观的吃瓜群众,在看清发帖人ID之后,顿时瓜掉了一地。


 


02、


 


千波湖畔是荣耀论坛最有名的叶吹号。


这个ID崛起在第十一赛季伊始,那时候叶修刚退役,又带着国家队捧了座世邀赛的小金杯回来,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位传奇的英雄要就此远去的时候,兴欣战队却用一纸聘书,把他留在了战术指导这个离职业圈最近又最远的位置。


论坛里有人欢呼,有人扼腕,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不满这人怎么老是阴魂不散。粉黑大战按照套路进行,盛况一如现在。


而“千波湖畔”,就是这时候横空出世的。


粉圈有个黄金定律,叫粉随正主,不仅体现在职业上,也体现在性格上,于是叶粉脸T,黄粉话唠,韩粉多硬汉,周粉普遍话少,这是所有荣耀玩家的共同认知。


可千波湖畔却是个例外,例外到一战成名之后,几乎成为非主流叶粉的典型代表。


这个号的画风很高冷,根本不玩你饭圈的粉随正主那一套,不到掐架不出面,掐架出面的时候也冷静客观得不像话,专拿实绩甩脸。他对叶修这些年来的成绩如数家珍,大到四次总冠军,四个MVP,小到哪场比赛用哪一招收走了哪位的人头,怼起人来金句频出,散人快打一波带走,怼完了利落下线,只留身后功与名。甚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带起了“成功的选手光靠成绩就能给粉丝撑腰”的舆论风气。


曾经有位牛人,在深度分析初代五圣的各家大粉的时候,曾经一度表态,怀疑这个账号皮下估计是个入戏太深的叶修女友粉,护他的架势跟护老公似的。


 


而事件的另一主人公蓝桥春雪,作为剑系版的副版主,则是个根正苗红的黄吹。


不同于千波湖畔的横空出世,蓝桥春雪这个ID,和他的游戏账号一样,在论坛里成名已久,并且从始至终,只致力于给黄少天打call。


就这么一个死忠剑圣粉,竟然千波湖畔上身,亲自下场为叶修站街?


所有人都以为蓝桥春雪被人盗了号,甚至有些不怀好意的叶黑见缝插针地开始带节奏,说叶粉为了掌握舆论,竟然连这种手段也使得出来。


叶粉自然不依,两方又就这个事打了一番嘴炮,结果举报到版主那儿一查——


蓝桥春雪,千波湖畔,同一IP。


原本争得热热闹闹的粉和黑,这下都傻眼了。


 


03、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叶修正在兴欣战队指导几个小辈复盘季后赛。


电脑屏幕上,黄少天的QQ弹窗突然刷刷刷地震起来,于是投影屏幕也跟着刷刷刷地震了起来,震得下面的小朋友们眼花成一片。


夜雨声烦: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靠,我才不信那个号是小许,老叶你说,是不是你自己开的小号自炒,让小许给你背锅?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


君莫笑:……???


黄少天手速飞快地发来了一个账号主页,叶修顺手点进去一看,只见个人发布列表里,人气最高那个帖子标题赫然映入眼帘:“叶神在役实绩一览表,成绩就是叶粉的底气。”


Hot贴,精品贴,回复近两万。


除此之外,下面排列的一溜儿发帖,几乎全是花痴剑圣夜雨声烦的。


叶修忍不住挑了挑眉:哟。


 


04、


 


他和蓝河在一起近三年,联盟里知道这件事的人,其实并不多,除却兴欣的内部人员,黄少天算一个。


这事还要追溯到第一届荣耀世界邀请赛,那时候蓝河作为蓝雨战队的工作人员,随队去了苏黎世,原本是为黄少天和喻文州贴身服务去的,结果贴身贴身,一不留神,就贴到叶修那儿去了。


——字面意义上的。


缘分这东西就像春天涨水的河,涨到时候就要满出来,拦也拦不住,于是二十天时间,大雨小雨噼里啪啦落进河里,续满这样一段前缘,早已经绰绰有余。


第十区的那些往事,看似遥远,看似泛黄,以为早已被遗忘的,其实从不曾遗忘,躲在记忆里,就像圆滚滚的鹅卵石一样硌脚。


那时候的蓝河抱着厚厚的复盘资料,站在八月的阳光下,那时候的叶修倚在他身边的墙上抽烟,吐出不成形的烟圈,北欧的夏天是一幅滚烫的油画,为两颗小行星的撞击铺上了瑰丽的底色。


明明只是初相识,说出口的问候却是:“叶神,好久不见了。”


后来在回国的班机上,坐在前排的黄少天偶然转身,瞥到两个人在飞机毯下交握的手,赶紧眼疾手快地偷拍了一张,大惊小怪地递给身边的喻文州看。


年轻的国家队队长则笑眯眯地望着他,顾左右而言他:“少天很羡慕叶前辈吗?”


 


那一年苏黎世盛夏里的阳光,那时候的事情,如今再回想起来,好像都已经隔得很远很远了。


联盟翻了新篇,小朋友们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了起来,无数遗憾和喜悦交织,无数传奇落幕,无数辉煌开场,无数人来来往往,就连黄少天自己,也已经走到了职业生涯的晚期。


偷拍而来的那张照片,后来自然是被叶修连蒙带骗地顺走了,而被他屡次三番唱衰的那两个人,竟然也真的磕磕绊绊一走就是好几年。


偶尔还是会在俱乐部的食堂,或者某一层办公室的走廊里偶遇到蓝河,青年人看到他的时候,眼睛一如既往发亮。挺普通一个小年轻,荣耀水平刚够在普通玩家里称个高手,看不出哪里特别好,可偏偏收得住自己那位大杀四方的老友。


黄少天有时候很不得志地想,叶修这人大概是个妖怪,我们岭南男人嘛,天命在身,注定不凡,生来就是要降妖除魔的。


 


05、


 


可以啊许博远,迷弟属性藏得这么深。


叶修把蓝桥春雪和千波湖畔的个人主页逐个关掉,假装无事发生过。


会议室里,几个全程围观的兴欣小辈想笑又不敢笑,憋得十分辛苦,而现任队长方锐正把手偷偷摸摸伸在桌子底下,贼头贼脑地按着手机,估计又在跟林敬言哈哈哈哈哈哈。


“咳,”叶修咳嗽了一声,重新点开复盘录像,“我们接着来看这一盘……这里,方锐队长,你这个捉云手怎么回事,这种错误是你这个级别的职业选手应该犯的吗?”


方锐顿时吓得手一抖:“……”


 


06、


 


蓝河坐在蓝雨战队公会部茶水间的沙发上,只觉得天都要塌了。


他多年的老同事们,春易老,笔言飞,曙光旋冰,入夜寒,正齐刷刷地站在他面前,四堂会审,看他的眼神犹如看一个叛变了革命的战友。


“说吧,什么时候的事。”


“啧啧啧,十一赛季到现在,都快三年了哦……”


“老蓝你把这个小号经营得很用心啊?”


“连你这样的黄少脑残粉都被策反了!我再也不相信粉丝们说的一生一世只推一个的鬼话了!”


蓝河欲哭无泪:“我不是!我没有!”


 


老实说,当年注册这个小号的时候,他不过是卯着新相知的那股情热,于是心里也藏进了一种甜蜜的偏袒,看不得有人说男朋友一句不好。


叶修是越靠近,就越觉得精彩的人。他们看到了他的强大,看到了他几乎永恒的从容,却看不到他的清醒和慈悲,温柔和执着,更看不到他的身上那种珍贵的,人性与佛性的并存。


你们知道他有多好吗,他那么了不起,他所获得的一切,都是他应得的,不会有人比他更值得。


那个时候,蓝河近乎幼稚地这样想。所以他一字一句,敲下那些曾经属于他,也将永远属于他的辉煌,只觉得那个年代还没有远去,他的爱人仍然是这个领域的王。


 


后来事实证明,吹叶修实在是一件让人会上瘾的事。


他的名字已经永远和荣耀绑在了一起,荣耀存在一天,职业联赛存在一天,他就是无数后人必须瞻仰的高岗。于是“千波湖畔”这个本应昙花一现的ID,就此存在了三年,给人贡献了无数的谈资。


有这么牛逼的一个男朋友,谁不想多吹几句。


蓝河放飞自我,吹得暗爽。


 


——在掉马之前。


 


07、


 


君莫笑:许博远同志,吹得很有水平啊?


蓝桥春雪:……………………


 


蓝河对着聊天框里叶修发过来的揶揄,愤愤地取消了对他的隐身可见。


装死。


这一年,荣耀开放了80级等级上限,最近正是各个公会开荒新的五十人和百人副本阶段,蓝河在午休期间上论坛看热闹,看到两边掐得正嗨,忍不住就撸起袖子,想上小号去给男朋友站一波街。


结果文字刚编辑完,公会里有人催他下本,手忙脚乱之间,这就忘记换号了。


——尴尬的掉马事件由此而来。


等他从本里出来,发现天下大乱的时候,早就为时已晚。


 


整个下午,蓝雨俱乐部公会部的办公室里,气氛都十分沉郁。


蓝河小同志咬紧牙关,宁死不屈,宁愿背负着背叛革命的罪名,也绝不公然出柜。


惹得笔言飞他们几个长吁短叹,甚至拉了个小群探讨他们家老幺投敌这件事,分别就“三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叶修到底做了什么导致蓝河转推”,“蓝河转推三年以来有什么征兆”这几个问题进行了深刻的讨论,结果一头雾水,毫无头绪。


于是他们又转而分析蓝河的两个论坛账号,把蓝桥春雪和千波湖畔的个人主页一打开,画风南辕北辙,差到了十万八千里以外。


讨论发起者笔言飞十分崩溃:不行了,我选择死亡,我怎么都搞不懂,老蓝到底为什么会和叶神珠胎暗结!!


 


他们这位老同事是个黄少天迷弟,这件事人尽皆知,蓝桥春雪也尽职尽责地扮演着一个迷弟,疯狂打call,无脑吹嘘。


可是千波湖畔的画风很不一样,那些看似公正客观的分析里,总藏着些欲说还休的情绪,像是一种不懂声色的,知根知底的骄傲。


难怪曾经有人分析这个账号的皮下是个女友粉……


 


笔言飞:……等等!


笔言飞在群里郑重地发言:各位,我突然有了一个很恐怖的假设。


 


08、


 


“叶修是荣耀联盟成立以来最优秀的选手,他理所应当值得最好的待遇。”


叶修摸着下巴,把蓝桥春雪上午发布的那条帖子从头到尾翻了一遍,指尖擦过结尾句时,忍不住顿了几秒钟。


在“千波湖畔”这个账号过往的发言里,这样的语气其实并不少见。


他家那位嘴硬心软的小剑客,平日里逼半天也逼不出一句实话来,可换个身份,好像就多了几分勇敢,把心里藏藏掖掖的那些爱意,放在无人所知的地方,掏吧掏吧地全部摆了出来,然后小小地吆喝道:你们来看,他这么好呀。


近一千个日夜,这样的声音开始是微弱的,可是后来,却越来越振聋发聩,惊得起四野的回声。


 


原来你是这样看我的啊。


叶修想。


他不是不知道,那个世界上总有人在不遗余力地赞美他。


这一路走来,凭着的不过是一腔热血,就燃起了这十年心火。于是当厚爱裹挟着争议,犹如浪花裹挟着泥沙一样涌来的时候,那些身外名和身外事,诋毁和赞誉,他不过都只当做袖底一抹吹过了无痕的孤风罢了。


只是这样的事,由那位向来含蓄的枕边人做来,难免就掺了那么点难言的旖旎。


 


当天晚上,叶修万年不上的微博大号,难得出面发了条原创:


“怪哥太牛逼,让这位家属情不自禁吹了一波,各位包涵包涵~[抱拳][抱拳] @蓝溪阁_蓝桥春雪 ”


言辞间的亲昵和“家属”这个称呼,明明白白地摆在这个时刻被无数人围观的社交平台上,配图更是那年从苏黎世回国的班机上,飞机毯下交握的两双手。


荣耀论坛里顿时炸开了锅,八卦贴占领高地狂翻五十页,吃瓜群众们纷纷感叹:所以这什么情况?蓝桥春雪开小号吹了叶神三年,叶神不惜撞破柜门也要给蓝桥春雪撑腰?


牛逼啊,真爱了真爱了。


当年那位深度分析过大粉属性的牛人也被再度带出场顶礼膜拜,原来“千波湖畔”不止是叶修的女友粉,根本就是正牌女……呃,男友啊。


 


蓝河当天值晚班,切出游戏的时候被上万条消息震得目瞪口呆,大号的私聊信箱里更是挤满了熟悉的不熟悉的ID,也不知道是来探情况还是来看热闹的。


QQ全面沦陷,几个老同事以及他的偶像黄少天纷纷发来弹窗,表示被叶修微博里那个波浪号寒碜得不轻,让他赶紧管管。


蓝河手忙脚乱,哭笑不得,实在分身乏术去应付,索性一摔键盘,放弃挣扎了。


 


09、


 


@蓝溪阁_蓝桥春雪:咳,虽然开小号被人发现很不好意思。不过吹一吹他,这也没什么吧,反正他都值得啊。


 


10、


 


“回家了没啊?”


 


临近午夜的时候,叶修到底还是给蓝河拨了个电话过来。


两个当事人一天之内搅起了漫天的血雨腥风,这时候两相沉默,却不知为什么,谁也没先开口说掉马这件事。


蓝河顺手点开微博上乱七八糟的回复,发现先前自己发布的那条微博,早成了给叶修庆生的根据地。他关掉电脑,把手机夹在颈窝里:“刚下班啊,还早呢。”


“我这都要睡了,你才下班,你们蓝雨行不行啊,趁早跳槽趁早跳槽!”


“滚,跳去你们兴欣啊?”


“兴欣好啊,哥明天可就要带咱们兴欣去打蓝雨了,你都不知道鼓励鼓励我。”


“……鼓励你努力打蓝雨?那你还不得上房揭瓦啊。”


“你说你,在论坛开小号吹我吹得这么欢,怎么当面一句好听的都没有?”


“……”


“干嘛啊,忽然不说话了?”


“……”


“喂?你怎么不说话了?”


“……”


“我错了我错了,以后不提这事儿了还不行吗?”


那边的蓝河始终没有说话,只有呼吸声稳稳地传来。


“不是吧,我说许博远,”叶修大惊小怪,“自己做的事不敢承认就算了,你怎么这么多年了还是这么不禁逗啊?”


然而下一秒,他却听到爱人的声音和秒针滴答同时响起来——


 


“生日快乐。”


 


 


11、


    


零点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岁到来。


踩点而来的第一声祝福,来自远在一千三百公里之外,那个他早就决定要相伴一生的人。


有看不见的礼花突然在心口炸开,就好像过去那三年里,他偷偷摸摸写下的那些赞誉,他小心翼翼表达的那些钦慕,隔着网络,隔着文字的表述,也无法掩盖的那些爱意,此刻都穿越浩瀚的信息洪流,萤火一般地汇聚到他眼前。


 


叶修在杭州城五月末尾的星空下,顺手掸了掸手里的烟。


指缝之间火光零星,他想着自己饶是舌灿莲花了这么多年,仍然说不清道不明的这种感觉,大概叫做“被爱”。


“谢了啊,”但他却忍不住笑起来,“这位知名叶吹大大。”


 


—完—



发表于2017-06-13. 转载于 江月何曾皱眉. 2276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