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2017孙哲平生贺/A】Aloft【双花】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漠花:

孙哲平生日快乐哟,爱你


一个职场paro


============================================




电梯门打开的时候张佳乐愣了愣,孙哲平也抬头看到了他。


“真巧。”孙哲平说。


夏日阳光充沛,观光电梯的玻璃墙明晃得刺眼,巨大的城市在孙哲平身后展开,像是蛰伏在鱼眼镜头后的野兽。


“嗯,”张佳乐看了一眼楼层,“去销售部?”


其实也算不上巧,两人在一个公司上班,虽然楼层和部门不同,但上上下下,总能在电梯里遇到几次。


“交东西。”孙哲平扬了扬手里的一叠材料。


“我去十五楼,”张佳乐顿了一下,“今天……”


照常理来说,普通同事之间的对话到此就该结束了,若要继续尬聊,势必扯上天气很热、上班堵车、工作很多之类的无聊话题——但今天有点不同,很巧。


张佳乐又看了一眼楼层。


电梯没有因为他的踌躇而放慢速度,盘算着再几个呼吸电梯就该停在十五楼,他深呼吸一口气,把话说完整了。


“今天是你生日哦?生日快乐。”


孙哲平有些诧异地望了过来。


视线让他后颈发烫,张佳乐捏了捏手心,心想时间刚好,十五楼到了,只要门一开,他就可以立刻走出去,不管孙哲平说什么都不用回答,和接下来会出现的任何尴尬场景说拜拜。


只要门一开……


门没开。


张佳乐一脸不可置信地望着眼前依然紧闭的电梯门,然后飞快地按了两下开门键,依然没有反应。


他脑子还没运转过来,整个电梯就神经质地抖动了两下,带着他们整个往下沉了沉。


“别站在门口,”孙哲平往后拉了他一把,按住了呼叫铃,“喂,三号观光电梯故障,应该是卡在了十四楼到十五楼之间。”


那边杂乱无章地响动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咋咋唬唬地回应了:“收到!收到!已经通知工程部!我们马上处理!”


“等一会儿吧,”孙哲平回过头看他,又笑了笑,“真巧。”


真是太他妈巧了。


张佳乐在尴尬与震惊交织的惶恐里,呆立在城市的上空,看着他暗恋了大半年的男人。


 


孙哲平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张佳乐是在去年公司年会。


和所有乱七八糟的年会一样,司仪在台上声嘶力竭地振臂高呼,号召所有人去玩一些匪夷所思的娱乐项目,而两个响应号召的男人正在试图用胸肌挤爆气球,满场都是挽着袖子的人四处拼酒,桌面杯盘狼藉,一副人仰马翻又让人烦躁的惨烈景象。


孙哲平酒量不行,又懒得应酬,借着抽烟的名头出了后门,在花园里找了个隐蔽背风的地方猫了下来。


但十二月的室外已经凉得刺骨,前几天化了雪,寒气浮在墙面和泥土的缝隙里徘徊不去,孙哲平出来时没拿外套,叼着烟哆嗦了两下,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他知道有时候打哈欠会传染,但是没想到他一个喷嚏打完,身边就有人接着打了一个。


“…………”


他捂着鼻子,就着昏暗的花园灯,看见树后站起来个一脸尴尬的青年,全副武装——厚实的羽绒服,缠到下巴的大围巾,绒毛耳罩,而且又打了个喷嚏。


像是草丛里突然窜出来一只毛茸茸的动物。孙哲平想。他觉得鼻子里更痒痒了。


“也是躲酒的?”孙哲平揉了揉鼻子,“没在公司里见过你。”


“张佳乐,上个月刚入职的,”小青年在身上摸索一番,找出了一包只剩一张的餐巾纸,犹豫了片刻后看向孙哲平,“分一分?”


他们躲在花园昏暗的角落,像某种地下交易般将一张可怜兮兮的纸巾瓜分两半,并排着揩了一把鼻涕。


“你怎么做到这个打扮还能出门的,没人拦你喝酒?”孙哲平把纸团了团抛进垃圾桶,给自己重新点了根烟。


“我刚来,认识我的人少,”张佳乐侧脸看了看他单薄的打扮,感同身受地打了个哆嗦,“我的围巾借你?”


孙哲平愣了下,看了看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小青年,他的脸冻得有点发红,正自发主动地把自己的围巾取下来,露出白皙的脖颈。


“不……”


他想说不用,但那条毛茸茸的围巾已经裹到了自己的脖子上,还带着温热的体温,浅淡的须后水及沐浴露的薄荷味,刚刚还刺进他皮肤的寒意仿佛一下子消失了。


“谢谢。”他改口道。


“同是天涯沦落人。”张佳乐笑起来,弯弯的眉眼在灯下发着光,但因为刚取下围巾,缩了缩脖子。


“我叫孙哲平,”孙哲平脑子里短路了一秒,用手捏了捏自己面前人的后颈,“冷了?要不围巾还你?”


张佳乐“嘶”了一声,赶紧往旁边躲,一脸古怪地看向他:“没被你冰这一下可能还好点。”


“哦。”


孙哲平意识到自己的手可能真的有点冰,他把烟头碾灭在垃圾桶上的烟缸,伸手把围巾取了下来,裹回了张佳乐的脖子上。


“没事,”张佳乐愣了愣,想伸手去推,“我不冷,真的。”


但孙哲平强行把围巾裹了回去,还往上多缠绕了两圈,让张佳乐只能“唔唔”抗议。


“我回去了,”孙哲平满意地拍了拍自己的杰作,“不占用你的资源。”


“你现在回去,”张佳乐把围巾往下拉了点,终于能说话了,“会被拉上台子比赛用胸肌挤气球的。”


孙哲平忍不住“哈哈”了两声,笑道:“如果我拿了第一,就把奖品送你,报答一下围巾之恩。”


 


结果孙哲平还是没能拿第一。


因为他酒量实在太差,刚回去就被人拦住灌酒,而他心情又莫名其妙的好,所以喝了几杯,轰然倒地。


几天后他在电梯里碰到张佳乐,对方和他打了个招呼,脸却有点红,就和现在一样。


电梯虽然故障,但冷气并没有失去效果,让他们不至于在等待中被盛夏的热量烘烤成乳鸽。


但长时间的光线直照依然挤压着冷气的功率,张佳乐忍不住拉了拉领口,脖子沁出的薄汗黏糊得让人难以忍受。


“很热?”孙哲平看上去也没好到哪里去,随手解了两颗扣子,“你说我现在要是把衣服脱了,等会儿工程部的来看见了会不会误会?”


张佳乐笑了一声,僵直的身体放松了点,但没想到孙哲平又接着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生日?”


“…………”张佳乐半晌后才说,“在茶水间听人八卦的。”


“哦,我这么受欢迎?还有人八卦我生辰八字?”


“不是,是大家在聊星座,”张佳乐镇定了下来,“你是咱们公司里狮子座的典型代表。”


“好的方面还是坏的方向?”孙哲平饶有兴趣地问道。


“反面教材。”张佳乐道。


“哦……”孙哲平又看了他一眼,“星座就算了,他们还能记得我具体哪天生日?”


“是啊。”张佳乐极力控制自己的表情。


“那你还记住了?”孙哲平又问。


“…………”


还好电梯里越来越热,脸红点也不算什么,张佳乐支吾了两声,侧过头去看电梯外的风景,好在孙哲平没有继续问下去。


“今天是我生日,”孙哲平道,“谢谢。”


“但是没礼物。”张佳乐板着脸道。


孙哲平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盯着他看了半晌。


电梯外传来了吵吵嚷嚷的声音,有人敲着上下不知道哪扇电梯门问话,孙哲平大声回答了。


“很快就能出去了。”他又回头看了张佳乐一眼。


“嗯。”张佳乐松了口气,不知道是该开心还是遗憾,他本来还想着如果今天一整天都碰不到孙哲平的话,就晚上十二点前给他发个短信,但那样更奇怪了,今天运气不错。


如果能……


“你喜欢高处?”孙哲平突然道。


“啊?”张佳乐没明白过来。


“经常在观光电梯碰到你,”孙哲平想了想,“你也经常往外看。”


“有点吧。”张佳乐犹豫了一下,其实是因为年会后,他第一次碰到孙哲平就是在观光电梯里。


“所以这么热的天,我还跑来坐观光电梯。”


“哦,哦……啊?”张佳乐抬起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哎,张佳乐。”


孙哲平往前走了一步,张佳乐又忍不住向后退了退,但背后就是玻璃墙,热量透过衬衫舔上他的背脊,但孙哲平凑得很近,他一下子分不清哪边更热一点。


“什么?”他仰起头,喉头滚动了一下。


“这么好的生日礼物,”孙哲平说,“运气不错。”


“啊?”张佳乐感觉自己的心跳快要骤停了。


“我能亲你一下吗?”孙哲平问。


电梯外的声音越发的嘈杂,各种声音不断,有人嚷嚷着叫他们靠墙站好,电梯可能会突然启动。


但他们在城市的上空接吻。


世界下沉,他们在上升。


 


END



发表于2017-08-17. 转载于 漠花. 312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