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双花]我正在亲吻你

我们大孙,太苏了

漠花:

孙哲平同志生日快乐x2


爱你哦x2


这是参加生贺无料的文


============================================ 


注:本文非原作设定,但仍为荣耀网游背景


 


1.


百花缭乱坐在尖塔的最高点,颇有点俯视众生的味道。


脚下乱哄哄的一片,七夕活动刚开,维护结束后服务器就爆满,成群结队的狗男女、狗男男、狗女女塞满了活动广场,还有无数想趁机脱离组织的单身男女自成方阵,互相待价而沽。


“简直就像人民广场的相亲角。”


他在公会频道里敲了一排字,顿时引起强烈反应。


“二当家你也在做任务???你什么时候有对象了??老大知道吗??”


“别胡说!二当家哪儿来的对象,你这话说出去有多少妹子要心碎知道吗!”


“副会长你是要做任务拿活动奖励吗,找不到人的话我跟你组个队?”


“楼上才是胡说,至少我会的妹子们都早就对二当家死心了好吗,谁也逾越不了老大那座高山!”


“是楼上的楼上!”


“诶,那老大呢?”


“对啊老大呢?”


“老大怎么没上线?”


“啊,今天七夕啊,老大是不是出去……”


“也许有人千里……”


“唔……”


“嗯……”


“二当家,节哀啊!”


…………


张佳乐在电脑前气得想摔了鼠标。


但鼠标是绝对不能摔的,他想了想,现在最好的选择应该是去排两场竞技,暴打菜鸡泄愤,而不是坐在这里看各种花式秀恩爱。


说起秀恩爱,百花缭乱低下头,就见一个傻X在人群中使用了特效道具【999朵玫瑰花】,粉红色的桃心花瓣喷涌而出漫天飞舞,瞬间成功将一大批显卡苟延残喘的人卡掉了线,公屏和世界上顿时骂声一片,还有人发起了悬赏,目测是在刚刚在亲亲我我时突然失去了另一半。


悬赏金额不低,那位放道具的机械师很快惨死乱拳之下,爆出一地装备,被哄抢一空。


眼看相亲要变成群架,张佳乐笑得不行,立刻想给落花狼藉发个私信描述此等盛况,但鼠标碰到好友栏时又回过神来,他没上线。


没上线没上线没上线……不是说没有女朋友的吗??


他“啧”了一声,取下耳机,从电脑前站了起来。


夏日苦长,午后的七日蝉越发声嘶力竭,空调发出低声的呜鸣,日光穿透被烘烤得发烫的玻璃窗,与冷气陷入了持久的拉锯战,张佳乐烦躁地在屋子里转悠了两圈,最后无聊地倒在床上,用枕头蒙住了耳朵。


以前的暑假自己是怎么过的呢,他突然有些茫然地回忆着,游泳池、篮球场、补习班、烧烤摊,还有——记忆在接触荣耀这个游戏时嘎然而止了。


玩物丧志啊,古人诚不我欺也。他忿忿地想着,转过头去看电脑屏幕。


百花缭乱依然孤独地坐在塔尖,视角里的广场已经刀光血影,打成一团,全然不复方才粉红泡沫一地的景象。


他认识落花狼藉也是在这样一场混战里。


张佳乐在床上滚了两圈,最后摸出手机,犹豫片刻后给落花狼藉发了条短信。


“怎么没上线?”


 


2.


虽说是在一片腥风血雨里认识,落花狼藉还十分不道德地守了他的尸,两人却没当成仇人,反而跌破众人眼镜地混到了一起,先一起刷副本打竞技场,后来一起在野外打出了名声。


两人都是二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所以百花谷公会成立的系统公告在世界频道刷出的时候,无数人报以省略号及感叹号。


朋友A当机立断,约他在列屏群山见面。


“我是代表人民群众来八卦的。”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约在这个地方,我以为你要我帮你们抢BOSS。”


朋友A:“主要是我这边有人赌了一把紫武,赌你其实是妹子。”


百花缭乱:“让他把紫武拿来。”


朋友A:“证据呢!!”


百花缭乱:“我语音从来都不关!”


朋友A:“那万一你开的是变声器?”


百花缭乱:“……先说说你们是怎么有这种想法的。”


朋友A:“其实我们也很想鉴定落花狼藉才是妹子,但这话说出来感觉良心痛痛的。”


百花缭乱:“不是,为什么我俩得有个人是妹子啊?”


朋友A:“你俩建了个公会吧。”


百花缭乱:“是啊,百花谷。”


朋友A:“你们公会现在几个人。”


百花缭乱:“就我们两个人啊。”


朋友A:“……你们两个人建了个公会,还拿你的ID当名字,不觉得哪里怪怪的吗?”


百花缭乱:“?”


朋友A:“你们刚刚是不是也在一起?”


百花缭乱:“是啊,我以为你找我抢BOSS,他本来也要来帮忙,但被我打发去竞技场了。”


朋友A:“……你就没什么时间不是跟他在一起的吗?”


百花缭乱:“有啊,他不在线的时候,还有现在啊?”


朋友A:“不,没有现在了。”


面前的元素法师抬起一只手,指了指裂谷的尽头,一个狂剑士刚刚转送过来,在原地观察了一下,抬头看见了他们。


百花缭乱:“诶?他怎么还是来了?”


朋友A:“……百花我跟你说啊,你俩这种情况,我在网游里见多了。”


百花缭乱:“啊?”


朋友A:“俗称处对象。”


百花缭乱:“……等等……”


朋友A:“啊啊啊我不想待在这里吃狗粮了!!!”


说完愤然使用了回城卷。


“…………”


百花缭乱茫然地站在原地,直到落花狼藉落在他身前。


“BOSS没刷?”


“没有,哦……你是妹子吗?”


“…………”


 


3.


落花狼藉当然不是妹子。


但就算是这样,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其实是一对的说法也成了二区的都市传说,还莫名其妙多了一群迷妹迷弟,天天在世界频道刷屏打call。


落花狼藉倒是毫不在意,说:“随他们去。”


但张佳乐总有点不自在,越不自在越觉得有点不对劲,越觉得不对劲越不自在,最后提议给公会招点人。


落花狼藉抱着剑坐在城门上,有点不解:“我们野外还要人帮忙?”


“以后总要刷百人本,还有公会战什么的……”百花缭乱站在他身边,东拉西扯地说,“而且有些活动也要……”


落花狼藉转过头看了他一眼:“行,你说了算。”


“哦。”


张佳乐坐在电脑前,又有点犹豫了,他点开空荡荡的公会列表,只有落花狼藉和百花缭乱两个ID亮着光排在一起,这里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空间,连公会频道就像是他们的私人频道,虽然因为他们长时间地呆在一起,连打字交流的机会都很少。


“我就随便发一条,”他说,“有人来就收,没人就算了。”


落花狼藉笑了一声,说:“放心,保证你能成个花果山二当家。”


二当家:“…………”


落花狼藉说得没错,他的公会招人信息刚发出去,申请弹窗就撑满了屏幕,而堂堂大当家居然嫌麻烦,留下一句“等会儿再上”就飞速下线了,留下张佳乐独自手忙脚乱地面对各种申请私信八卦的轰炸。


等他好不容易处理完公会的事,才发现落花狼藉不知道什么时候上线了,还给他发了条私信。


屏幕上闪现着一排数字。


他觉得自己有点傻,回了一条:“这啥?”


“我的电话,”落花狼藉回道,“我在奥克城,来。”


张佳乐在对话框里敲下“给我电话干什么”一排字,呆愣了半晌,又删掉了。


实在是有点不对劲,但是他又隐隐约约地有点高兴。


就算现在公会频道里挤满了吵吵闹闹的人,他也不用夹杂在里面对落花狼藉隔空喊话,而是悄悄把手机摸过来,低着头,用很长的时间发了一条很短的短信。


“号码已存,我是百花缭乱。”


 


4.


张佳乐醒来的时候,铺满房间的日光已经昏黄,拉长的阴影在地面和墙壁交错。他迷迷糊糊地坐起来,好半天才想起自己发完短信,没等到回复就睡着了。


对了,短信。


他一下子完全清醒过来,一把抓过枕头边的手机。


“在外面吃饭,回来就上。”


“回了,你在挂机?”


“我等你。”


等我干嘛?张佳乐摸了摸自己的脸,因为睡得太久了,似乎有点发烫。


他回到电脑前,视角里依然是活动广场,只不过大战终止,恢复了其乐融融的粉红场景,而百花缭乱也已经不是孤独地在俯视众生。


“醒了?”落花狼藉道。


耳机里突然传来的声音吓了张佳乐一跳,手腕一抖,百花缭乱差点从塔顶摔下去,好不容易才稳住了身型。


“你怎么也爬上来了。”他转过身,看着落花狼藉。


“上线就来了,”落花狼藉道,“猜到你在这儿。”


他立刻道:“其实我也不是很想做这个任务,也就是来看看热闹,对了,下午还打起来了,差点把我笑死,一个……”


落花狼藉打断了他:“我想做这个任务。”


张佳乐“啊”了一声,在屏幕前愣了愣。


“我以为你没兴趣呢,下午都没上线。”


“中午在外边吃饭,回来晚了点。”


“哦……”张佳乐拖长声音,“这么热还跟人出去吃饭,女朋友来了?”


“没有女朋友,不是跟你说过?”落花狼藉道,“今天是我生日,请几个兄弟吃饭。”


百花缭乱:“…………”


百花缭乱:“???!!!”


张佳乐一脸震惊:“我不知道??你怎么不早说??”


落花狼藉淡然道:“我没说吗?”


“没有!!”张佳乐十分抓狂,“二月的时候我过完生日,就问你生日什么时候,结果你说还早,到时候再说!”


“哦。”


“哦个屁啊!”张佳乐痛苦道,“我现在去单刷地下市场给你刷把橙武来得及吗?”


落花狼藉笑了两声,道:“我现在这把挺好的,不想换。”


“那……”


“这次活动的奖励是什么?”落花狼藉问道。


“钱,材料,经验,一对成套的紫武,”张佳乐想了想,“哦,还有一对特效戒指,没有属性,但是两个人装备后再使用的话,有个……嗯,可以触发一个接吻的动作。”


“那就这个吧。”


“什么??”


“生日礼物,”落花狼藉说,“戒指。”


 


5.


张佳乐的生日在二月,那时他想要一把面板属性不怎么样,但是外观好看的紫武,本来掉率不低,但是那次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手黑摸不到,落花狼藉陪他刷了整整一天的副本,刷得张佳乐自己都快要吐了。


“世界收一把算了。”百花缭乱一副认命的样子坐在副本门口。


“你之前不是说一定要自己刷?”落花狼藉好笑道。


“……我要吐了,”他说,“鬼知道这掉落怎么回事,你说能不能报BUG啊?”


“那行。”


落花狼藉说完这话就脱了队,没等张佳乐反应过来,一个人进了副本。


“你干嘛?”张佳乐赶紧发了条私信。


对方没有回复,他别了别嘴,只能让百花缭乱继续一个人孤苦伶仃地坐在副本门口,期间不少人路过,都忍不住往这边看了看。


百花缭乱头顶冒出文字泡:“瞅啥呢。”


不一会儿世界频道就炸了锅,类似于“原来百花缭乱其实是东北大汉”,“诚征勇士去回复瞅你咋滴”,“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终于闹崩”,“落花狼藉要被八一八了”等各种信息层出不穷,而百花谷公会的其他人不甘老大和二当家被公然八卦,撸袖子就上,在频道里骂成一团。


张佳乐:“…………”


百花缭乱不动了,装作挂机不在。


这是张花繁如春的地图,翠绿的森林绵延,远山映着金色的霞光,张佳乐在电脑前撑着下巴,看着眼前的一切发呆,直到落花狼藉重新出现在副本门口。


“你……”


百花缭乱刚从地上站起来,对方又进去了。


“…………”


他已经不记得落花狼藉单刷了几次才拿到那把枪,只记得最后自己趴在键盘上睡着了,醒来时和现在一样,落花狼藉坐在他身边,点了他交易。


“生日快乐。”


“谢谢哦。”他嘟哝了一声。


那时与其说是高兴,不如说是有些不知所措,他在电脑前机械地操作着百花缭乱更换装备,心里则像是晃动的水瓶,空落落地响动着“咣当”的声音,一点点热意先是爬上耳垂,而后蔓延开来,烘热了脖颈。


“我第一次知道你还这么有耐心。”他低声道。


落花狼藉回道:“耐心是什么东西?”


张佳乐忍不住笑了,他知道落花狼藉其实真的没什么耐心,而且可以说是很容易不耐烦的一个人。


纠结了半晌,他装作随口道:“但你对女朋友肯定还是挺有耐心的。”


“没女朋友,”落花狼藉转过视角,看了他一眼,“就你了。”


张佳乐如被五雷轰顶,结结巴巴地刚想说什么,落花狼藉又接了一句。


“就你这么麻烦,非要刷个外观。”


“……”张佳乐没好气道,“那真是对不起了。”


落花狼藉笑了一声,半晌才说:“开个玩笑。”


哪一句是玩笑?张佳乐却不敢再问了。


 


 


6.


落花狼藉从塔顶一跃而下,接了几个技能,稳稳落在地上。


周围的人瞬间散开一片。


百花缭乱也跳了下来,张佳乐压低声音道:“我猜他们是怕你摔死,万一爆出装备来,不小心捡了,要被你追杀到天涯海角。”


“我干过这种事?”落花狼藉径直往NPC走去。


“上礼拜刚有个人删号了好吧,”百花缭乱几步跟到他身后,“哎……你真要跟我做这个任务吗?”


“你有其他人选?”


“没……不,也不是,我也找不到其他人做,”张佳乐磕磕碰碰地说,“送的材料还蛮多的,不做有点不划算,但是如果你是觉得那个戒指有趣……跟我做的话,也只能和我用啊。”


“我知道。”落花狼藉分开人流,走到NPC面前。


“……我保证等会世界上又会刷爆了,”百花缭乱往两边看了看,肯定有人在截图,“说不定还会上论坛。”


“点确定。”落花狼藉不为所动。


“……好吧。”


双人任务的弹窗已经跳了出来,【是否要和狂剑士落花狼藉一起完成七夕双人任务】,张佳乐认命地点了点鼠标。


任务并不复杂,本来也是为了吸收人气和增添情趣,也没有高难度的副本挑战,而是跑上几张特定地图,在野外刷掉落和几个节日BOSS就能换取奖励的任务。


“有西部荒野。”落花狼藉突然道。


“啊。”张佳乐愣了愣。


他们是在西部荒野认识的。


这是张野外PK的常用地图,因为视野开阔,没有太多复杂地形,很多公会群架也会约在这里。


但更新维护后,这里已经转换了日夜,广阔的天穹在头顶延伸开去,墨蓝的穹顶上绘出了壮丽的银河星图,笼罩着无垠的荒芜大地。


“晚上了。”百花缭乱仰起头,看向夜空,


“嗯,你吃晚饭了吗?”落花狼藉很煞风景地接了一句。


“…………”


张佳乐这才发现,在他毫无知觉的时候太阳早已经没了踪影,他甚至忘记了开灯,整个屋子陷在黑暗里,只有电脑屏幕还亮着光。


“八点了,”他看了看系统时间,顿时警觉,“还吃什么饭啊!只剩四个小时了!”


“什么?”


“你的生日啊!只剩四个小时了!”


“哦。”落花狼藉笑道。


“别笑了!赶紧的!”


他操作着百花缭乱子弹上膛,往BOSS的刷新点奔去,落花狼藉甩出重剑跟在了他身后,和他们无数次在这张地图上战斗时一样。


 


7.


张佳乐觉得落花狼藉是个好斗分子。


这点毋庸置疑,整个区服的的人都知道,落花狼藉对此做出的评价却是:“哦,说我好斗,我家另个花儿还惹是生非。”


而他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前正是成群结队的红名,所以张佳乐虽然很不服气却无法反驳,因为确实是他莫名其妙地惹了个事儿。


说来简单,也是落花狼藉还没上线,而他无所事事地在野外刷材料,顺手救了个被人追杀的牧师姑娘。


平心而论,他只是本着野外不打落单奶的网游国际人道主义精神才出手的,而这牧师的技术和运气居然都不错,不仅被追杀了半个地图也没死,还遇到了本区第一弹药百花缭乱正闲的无聊,轻松反杀追兵。


张佳乐本来也没当回事,但他疏于八卦,没想到这姑娘是近日风头正盛的三角关系的主角之一,所以落花狼藉上线的时候,世界上已经刷起了百花缭乱是某混乱男女关系里某小三的新靠山,现在八卦里的另一位男主角正在带兵追杀他。


落花狼藉:“…………”


世界频道安静了一秒,公会频道又炸锅了。


“老大来了!”


“老大!二当家被他们堵在西部荒野了,地图入口都有人,我们传过去一个死一个!”


“老大……”


落花狼藉一概没有理会,而是给百花缭乱发了条私信。


“你在哪儿怜香惜玉结果被揍了?”


“怜你个头,正躺尸呢!”百花缭乱气急败坏地回了一条。


“打不过?”


“你来试试一个打一百个,还是百人团阵容。”


“打不过怎么不跑。”


“……那多没面子。”


“哦,还在姑娘面前争面子。”


“去你妹的,是在给你争面子呢,你才是我搭档吧。”


“加上我打得过吗?”


“……唔……”


“死到地图入口去。”


“…………”


就像落花狼藉说的,虽然以一敌百有点问题,但百花缭乱一身的装备都堆了速度,而且弹药专家控制技能多,他只要想跑,在场没一个人能追得上他。


得了军令,他立刻点了原地复活,手中手雷一翻,其他人的视野里顿时只剩白茫茫的一片。


“是闪光弹!”


“还有烟雾弹!”


“……那小子跑了!”


光效散去后,原地哪里还有百花缭乱的身影,其他人回过神来,立刻往地图入口追去,一边还不忘通知守入口的人小心。但他们没想到的是,百花缭乱并不是想跑。


等他们大部队赶到,守入口的人已经无一幸免全躺在了地上,而开了狂暴的重剑带着怒血狂涛迎面而来,爆散开的血光是范围伤害,所有人都想往后退,可惜乱雷已经炸在了身后。


漫天的烟火和血花绽开,刚一个照面,追兵就被两个大招的组合技秒了一半的人。


“落花狼藉,这是百花缭乱惹的事,跟你没关系,”对方领头是个骑士,站在另一边嚷嚷道,“我们只找他的麻烦。”


“你第一天出来混?”落花狼藉漠然道。


对方一时无语。


“你装备耐久如何?”落花狼藉回头问百花缭乱。


“还好,被杀了一次我就躺那儿不起来了,气死他们。”


“好。”


“咱们有一说一,”落花狼藉提起重剑,指向领头的人,“你们的破事和我们没关系,但想打架随时奉陪。”


“——但是,你知道上一个守百花缭乱地图的人怎么样了嘛?”


这是一场起因莫名其妙的群架,最后却持续了一天,打出了全民全动员的气势,他们二挑一百的过程还被好事的人录成视频放到网上,成为狂剑弹药组合的必看教程,弹幕里“繁花血景”也脱颖而出,四处流传。


“不错。”落花狼藉满意道。


“不错你个头啊!”张佳乐简直想让百花缭乱抓着他的脖子摇,只恨没有这个选项,“耻度破表了吧!”


“不是挺好?”落花狼藉随口道,“说不定几十年后你还能记得这名字,顺带想起我,到网上搜个视频缅怀一下青春。”


张佳乐愣在了电脑屏幕前。


他不知道为什么落花狼藉突然提到一个非常遥远的未来,在此之前,在他尚且短暂的人生经历里,他几乎从未去考虑过的遥远——他还要经历很长很长的时间,才会到达的未来。


到那个时候他已经忘记了吗?


在一个由数据堆砌的世界里,他还算得上恣意妄为的青春,还有那些隐秘而暧昧的,在心底缓缓鼓动的感情。


 


8.


他们终于在十二点前刷齐了材料。


张佳乐松了口气,才发现捏着鼠标的手心里沁出了薄汗。


“还有五分钟。”落花狼藉说。


“那你还不快点!!”


世界:百花缭乱对落花狼藉使用了【踢屁股】动作。


路人A:“……妈的狗粮。”


路人B:“有勇士看在七夕的份上悬赏这对狗男男的吗?”


百花缭乱:“错频错频,大家当没看到。”


世界:落花狼藉对百花缭乱使用了【踢屁股】动作。


张佳乐抓狂道:“别玩啦!!还有三分钟!!”


他们赶到NPC面前,在最后一刻交换了活动奖励,明明不是自己在跑步,张佳乐差点也要大喘气了。


“生……生日快乐。”


凌晨将至,但活动时间还长,其他人并不急着在第一天就兑换奖励,所以广场上人散去了不少,只有稀稀拉拉的几对情侣,他们显得并不起眼。


“就这样?”落花狼藉看向他。


“不是你说的要戒指吗??”张佳乐简直想揍他。


“你的那个呢?”落花狼藉道,“装备上。”


“…………”


张佳乐有点不好的预感,但心底又有个声音在说“果然是这样”。


他早就知道,说不清是期待还是惶恐的,等着对方也许还会说“开个玩笑”,或者是“试试效果。”


但落花狼藉什么也没说,而他也鬼使神差地点开物品栏,把戒指装备上了。


系统很跳出提示,【落花狼藉想要吻你,接受吗?】


——为什么还要问这种问题!!系统你能不能考虑一下广大青少年的心情!!我要举报你!!


张佳乐牙以咬,心一横,闭上眼,以英勇就义的心态点下确定,然后就把鼠标甩开一边,飞快跳回床上,把头埋进枕头里做鸵鸟状。


而在他脑子一团乱麻,心跳如擂鼓,拼命捶床的时候,之前扔在枕头边的手机屏幕突然亮了,吓得他差点窒住了呼吸。


是落花狼藉的短信。


“知道你肯定不在电脑前。”


“哦,我叫孙哲平。”


“回头看,我在吻你。”


 


 


END



发表于2017-08-17. 转载于 漠花. 3649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