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失而复得(1)

啊啊啊啊啊太太的新文!!!!!!!!下楼跑圈!!!!

MQ:

坚信无论是“叶神”还是“叶总”,叶修永远都是人生赢家,嗷~!


 


第一章


真的没想到会这样再见。


虽然没有天崩地裂风云失色,也没有鬼哭狼嚎狂劈闪电,可还是……有点怪。


“这么巧。”


叶修起身挠挠头,先开了口。


蓝河捧着一大杯水表情复杂地看回来,似乎并不是很想接这个“巧”字,但最后只是笑了笑递上水,问道,“你还记得昨天的事吗?”


说实话印象确实不深,因为真的太快了,十足十的意外。


既然蓝河问起,叶修就配合着用力想了一下,却只能依稀记起自己当时是在沿着冬夜街道晃悠前行,正准备好好研究下一棵路边的槐树,就冷不丁地被人勒住了脖子。


叶修一口气把满满一杯水全部喝光,擦下嘴接着回忆。


然后……


然后叶修下意识张嘴想要喊人帮忙,对方却卡着时间分毫不差地塞进来了一团东西。


对酒量一般的人好点啊——这就是叶修晕过去前的最后一个念头。


“知道是谁干的么?”


叶修裹在皱巴巴的银灰色羊毛衫里没精打采地坐在床上,而蓝河坐在对面的椅子上耐心地等着他理清前因后果。可是过了好一会儿,见叶修依旧没有头绪,蓝河也跟着一筹莫展起来。


“我和几个朋友从酒吧出来,没走几步刚好看到前面车上跳下来三个人,鬼鬼祟祟地跟在你后面……哦,当时没认出是你……接着就看到他们拖起你想往车里去。多亏昨天运气好,我们这边四个人冲上去大喊大叫,旁边又刚好有警车经过,不然……”


蓝河停下看看叶修,想着毕竟人没事就好,于是说着说着语气轻松下来,半开玩笑道“你酒量真的很差啊!哦对了,现在是下午1点半,手机充好电了,等会儿吃点东西再看看怎么办吧,报警还是怎样。”


嘴巴里总有股酒味,身上也不怎么舒服,叶修应声好,先去洗手间冲了个澡。


趁着这个空当,蓝河在台面上摆好陶瓷碗,从冰箱里翻出几个鸡蛋打进去,又撒了点盐和胡椒粉,再切好馒头片用筷子戳着浸泡进碗里。


等叶修洗漱完毕从洗手间出来,金黄色的炸馒头片刚好从饼铛里取出。叶修有点意外地接过盘子,好奇道,“我以为你回到这边,就不吃这个了……”


“你昨天受惊了,吃点甜的,缓缓。”蓝河说着在一个浅碟里倒满了奶黄色的炼乳。


两个人都没什么话要说了,气氛一时之间有些拘谨起来。


其实这个别扭的气氛才是对的呐。叶修嚼着又甜又软的炸馒头片抬头看看蓝河,撇撇嘴,又移开了视线去看房子里的摆设。


没有电视,有两台电脑,冰箱嗡嗡作响,衣柜半敞着门,打眼一看有些乱,可能是刚换季还没好好整理过。


卧室的墙壁有点泛黄,被子堆在床头,旁边只有一个枕头。


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布置,可感觉上惊人的相似。


叶修心情复杂地收回视线,忽然听到蓝河用筷子敲几下碗碟,嗒嗒声中小心问道,“你这个……是意外,还是寻仇?你最近得罪谁了吗?”


这也没办法,叶修的身世背景挺那啥的,由不得会有些复杂的联想。再说了G市离香港不远,蓝河平常没少看TVB剧集,偶尔也听人说过一些玄之又玄的豪门八卦,此时此刻一紧张,就给套上去了。


叶修点上根烟眯起眼想了想,要说最近……确实有点乱,世道不太平,总归是要小心点的,但也不至于真就风声鹤唳了。想完了便笑着冲蓝河摇下左手食指,“现在都什么时代了,你以为这是拍黑帮对战大片呢。”


蓝河好像也被自己的脑补逗乐了,收拾好碗碟端进厨房,没再多问什么。


不过是打了几个电话,时间就哗啦啦地流淌去了不知名的某处。叶修处理完手上杂事,看看窗外往西边移去的太阳,喊了一声电脑前的蓝河:“没什么事,我走了?”


语气带问号,但只是打声招呼的意思吧。蓝河转过身静静地看着叶修,又等来一句“这次多谢你了”,起身应道,“我还是不放心,送你去酒店吧,多个人安全点。”


都说人是会变的。


叶修看着抓起一个背包跟上来的蓝河,想的却是,这些年来,他怎么几乎都没变呢。


 


G市的冬天不似春夏鲜艳,倒也冷静的恰到好处。天空有点发灰,街道上往来穿梭着忙碌的行人,各有各的面孔,表情偶有相似。


昨天看到的案发现场实在冲击,小时候看过的警匪片剧情一股脑儿全跳了出来。蓝河始终放松不下来,神经绷得紧紧的,从出租车下来后寸步不离走在叶修身侧,就隔着半拳的距离也还是不放心,时不时扭头看一眼叶修,如果撞上叶修无奈的目光就一脸无辜,假装自己正四处看风景。


前面再拐个弯就是叶修入住的酒店,叶修拽着蓝河进了麦当劳随便吃顿快餐,正想再道一次谢,手机响了。


而斜对面的蓝河咬着饮料吸管转过头来,重逢后第一次找到了在阳光下细看叶修的机会。


昨天这个人晕乎乎的,怎么呼叫拍打也没有反应。四五个兄弟手忙脚乱,抬起叶修就近找了个诊所,确认人没什么大碍只是晕酒后一哄而散,欢送蓝河自己把人抗回家。


“叶神,蓝桥,老朋友了嘛。”有两个损友一左一右,同时抬手拍了拍蓝河的肩膀。


这些家伙,明明好几个都是已婚人士了,怎么都没个正型呢。蓝河费劲巴拉地把人带回去折腾着躺下,那份久别重逢的涌动生生磨去了大半,什么想法也没有,抱着靠枕去到沙发上,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现在借着阳光仔细看看,发型变了,气质变了……垂着视线慢慢应声的样子还挺有压迫感的,说的字数不多,语气倒是挺毋庸置疑的。嗯,比以前更像个成功人士了。


蓝河想到这里突然自己笑了起来。


不是更像,应该说,现在已经是了。


“怎么?”


叶修挂掉电话,把手机放在餐盘边,手指依次在手机上轻轻点过,冲蓝河挑了下眉。


“你住的地方安不安全?哪天的飞机走啊。”


蓝河刚刚看得放肆,后知后觉的小小尴尬起来,语气跟着带上了躲闪和犹豫。


“计划有变。”叶修看了眼窗外,仰靠在椅背上懒洋洋道,“我得拍一会儿逃亡片儿了,从这里到机场,立刻,马上。”


蓝河倏地一惊,“不回酒店,直接去机场?”


“叶秋说没查到对方什么来头,在这边干等着太被动了,嗯,或者应该说是危险。”


警匪片和黑帮片看看也就算了,真要参与进去的话……


这些年来生活安逸鲜少出格的蓝河在五秒钟后一拍桌子站起来,小声道,“走,跟我去后门!”



发表于2014-04-28. 转载于 默契. 483热度.
  1. 左右默契 转载了此文字
    大力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