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猜猜我是谁?

被……萌哭了…………………………………………

江月何曾皱眉:

※OOC,OOC,OOC,这篇真的非常OOC!!


※头狼修X兔子蓝的脑洞来自 @鲤追。 姑娘


※如你所见,一切都是为了萌w


※前排带我的画手  @请不要在墙上画大小眼 




    


蓝河是啃胡萝卜的时候被叶修盯上的。


刚刚成年的兔子被自家兔子娘赶出了窝去找吃的,在天大地大里没头没脑地钻了好久才找到一块胡萝卜地。毕竟也才五个月大,从前没出过家,陡然见着这么多好吃的,小白兔子撒了欢儿似的就窜进了田里。


窝在旁边草丛打瞌睡的叶修听到了动静,懒洋洋地睁眼的时候,就看到一个白毛团子在萝卜地里欢脱地刨土。


作为一头狼,叶修带领他们部落占着这块胡萝卜地,就是专为了逮兔子的。


他抖了抖身上的毛,把草屑抖掉了,才懒洋洋地迈着步子过去,也不怕猎物跑了,反正这个地界上到处都是他们族里的成员。


不过这只兔子并没什么防备的样子,埋着头啃得心满意足,长耳朵耷拉着一颤一颤。叶修走近了才发现,这只兔子不太一样,啃一根萝卜就刨了那一根萝卜的土,也不像以前那些闹腾的,这边一爪子那边一爪子,把整个地里折腾地乱七八糟。


——是只挺老实的兔子。


正想着,突然看到蓝河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红通通的,鼻头也红通通的,愣愣地望着走到了自己跟前的灰灰的大动物。


叶修狼的步子停了。


兔子蓝河吸了吸鼻子,小心翼翼地问:“你是谁。”


叶修狼额角一抽,然后淡定地说:“你猜。”


——还是只挺蠢的兔子。


 


叶修一口把蓝河叼了起来,兔子把胡萝卜紧紧地扒拉在怀里,小短腿在半空中乱蹬,生怕掉下去的胆小样子,直到叶修把他搁在草丛里,又自己趴在了旁边继续打盹儿。


狼当然不会承认他突然不想吃兔子了的原因是觉得这只二缺兔子挺有意思的,他只觉得是自己还不饿。


兔子被放下来之后挑了块软和的草,捧着胡萝卜露着门牙啃得十分开心,抬起头来红眼睛亮晶晶的,问:“你是这块萝卜地的主人吗?”


叶修打着盹,懒懒地掀了掀眼皮不说话。


兔子又问:“你真的愿意让我吃你的胡萝卜吗?”


叶修打着盹,懒懒地掀了掀眼皮不说话。


兔子埋下头去把最后一截儿胡萝卜啃完,眼巴巴地朝地里望了一眼:“我以后还可以来吃你的萝卜吗?”


叶修打着盹,懒懒地掀了掀眼皮不说话。


得不到回应的兔子委委屈屈地缩了缩脖子,说了一声“谢谢”转身准备回家,突然听到狼在后面说:“以后你帮我种萝卜看园子,园里的胡萝卜随便吃。”


 


于是蓝河兔子在出门自己找吃的的第一天就谋到了一份可持续发展的工作。


真是可喜可贺。


 


叶修是部落里的头狼,虽然性子懒散了点,但是智力点得高,面对兔子啊山鸡啊之类的小妖蛾子们只要使点小手段,保证一逮一个准。所以当他交待大家别动胡萝卜园里那只白兔子的时候,部落成员们还以为自家老大又开始玩心了。


老大确实是在玩心,不过不是为了部落谋福利,而是居心不良,为了一己私利。


——前方观察员方锐大大在对着胡萝卜田里勤奋地浇水,认真照看着萝卜苗的白毛团子流了几天口水之后,这样总结到。


 


兔子给狼种地,说出去得让人笑死。


偏偏蓝河心思单纯,从前又没出过窝,不知道狼是什么东西,更不晓得叶修就是头狼,于是看在有吃的的份上自然对这份差事很上心。他吃得不多,一天就刨两根萝卜出来,然后又会小心翼翼地在自己刨出的土坑里栽上萝卜苗。


日子一晃过了好几个月,如此循环可持续发展,一茬青苗长得嫩生生绿油油的,兔子伙食好了,一身白毛也蓬松松软绵绵的,远远看着像朵大棉花糖。


有时候叶修心情不错,也会到地里去扒拉两爪子,多刨几根萝卜出来让他带回家去孝敬父母。


兔子看着几根长长的大萝卜,有些感动地动了动耳朵,抬起红通通的眼睛,问:“你不吃萝卜的吗?”


叶修伸出爪子把萝卜往他跟前推了推,懒洋洋地应道:“不吃。”


胆小的兔子天天吃人家的东西,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三瓣嘴轻轻动了动,小声说:“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种在地里。”


叶修睁眼瞥他,心说给他开了这么好的伙食,还是只长个头不长心眼儿。这要是让他落到了别人手里,估计被一口吞得连毛都不剩。


“一天到晚就这么点吃萝卜的出息,你以为哥是你。”


难得听到大狼说了这么长一句话的兔子被吓得缩了缩耳朵,才想起来给人种了好久的地了,还不知道这位是个什么物种。


“那你是什么?”


叶修狼第二次听到这个呆头呆脑的问题,控制住了自己抽动的额角,只动了动耳朵:“你猜。”


 


兔子蓝河当然猜不来,不过也不妨碍他老老实实给人种地挖萝卜,时间长了自己吃不完,还总往家里捎。


兔子娘是个话唠,看到自家儿子找到了稳定的食物来源还没事能孝敬孝敬双亲,激动地拉着兔子爹热泪盈眶:“他爹你看咱孩子多出息啊,一点都没遗传你的手残,刨个地刨不出萝卜来到能把人家蚯蚓砍成好几截,我看着都心疼。”


蓝河偷偷摸摸瞥着他爹笑,性子温和的兔子爹淡然表示不和媳妇计较这些小事。


隔天兔子娘就表示,要去看看儿子工作的地方以及拜会儿子的老板。蓝河很开心地带着娘就去胡萝卜地了,结果还没走近,兔子娘发现了依旧缩在草丛里打盹儿的叶修,二话不说拉起自己的崽撒丫子就跑。


回了窝兔子娘还在抖得跟筛糠一样:“儿子,你,你挖萝卜的地方为什么会有狼!!”


蓝河没见过狼,但是还是有常识,自己天敌的名字哪能不知道,一听见他娘这话忙反驳:“我我我我我那里没有狼啊!!”


兔子娘生怕自己儿子挖个食物自己成了别人的食物:“草丛里睡着的那个!不是狼是什么!!你个小混账,让你去找食不是让你去送死!”


蓝河想说草丛里睡的那个是叶修啊,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腿都软了。


——等等,那个不明物种他是狼啊?!


    


这天见到蓝河的时候叶修就发现他不对劲儿了。平时很有礼貌的软软糯糯的白团子隔他隔得远远儿的,一脸的惶恐像要哭出来似的。


叶修掀起眼皮儿懒洋洋地看他,兔子注意到他的目光,又往后退了退,瑟缩了好半晌,才抖着嗓子说:“你让我猜你是谁,我知道了。”


“哦,我是谁?”大狼来了点儿兴趣,睁开眼扒了扒土,饶有兴致地问。


“你是狼。”兔子的耳朵耷拉着,没啥精神地望了一眼狼,趴在地上的小短腿哆嗦得很明显,“你要吃了我吗?”


“是这么打算的。”


小白兔子闻言狠狠地抖了抖,然后——“哇”地一声哭了。


 


前方侦查员方锐大大表示,老大这回玩心玩大了,把自己也玩进去了。


以他多年来听墙角的经验,当天晚上某头狼住的山洞里传来了如下对话。


兔子的声音里满是惶恐:“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我是公的!”


自家老大气定神闲:“我知道。”


兔子的声音里带了哭腔:“你不是要吃了我吗?”


自家老大气定神闲:“这不是正吃着。”


兔子的声音里带了点喘:“你们狼都是这么吃兔子的么?”


自家老大气定神闲:“就我这么吃你。”


然后兔子就不说话了,小白团子叫唤起来也软软糯糯的,跟黏糊糊的麦芽糖一样。


专注听墙角一百年的方锐狼都表示,听不下去了老大实在太耻了。


旁边漂亮的母狼苏沐橙淡定地哼了声:“你和你们家那只姓林的苏牧闹起来,可比他们俩动静大多了。”


 


第二天叶修从山洞里出来的时候背上有一坨毛绒绒的白。


部落里的狼纷纷围了上来略好奇地围观,头狼还是那个懒洋洋的劲儿,抖了抖背上的毛淡定地问:“来,小蓝,我是谁?”


白毛团子被吓得不轻,趴在大狼的背上把头死死埋进他颈边的毛里,好半天之后才畏畏缩缩地抬起头来,眼睛是红通通的,鼻头也是红通通的,委委屈屈地喊了一声:“相公。”


 


—Fin—



发表于2014-04-29. 转载于 江月何曾皱眉. 691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