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叶蓝】最后一颗糖

好甜!

Aria:

私设是在B市集训完又回来H市登机去苏黎世_(:з」∠)_


让我们高呼傻白甜大法好!


超级短【。刷了点林方和莫橙


开始呗ww




---


  叶修的身上总是会揣着几块糖,水果糖,大白兔,巧克力,棒棒糖都有。


  这些都是蓝河来兴欣的时候给他准备的,长期在电脑前忙碌经常让叶修顾不得吃饭,蓝河也是有过这种经历的,蓝河在叶修身边的时间毕竟有限,不能一直给他把东西往嘴里送,就干脆囤了点糖,叮嘱他随身带着点。


  叶修也觉得无甚所谓,没事也拿一个嚼嚼,还能顺带想想蓝河给他买糖送糖的样子。


  叶修出发去苏黎世之前的几天蓝河来兴欣看他,也是为了给他送机。


  陈果拖拽着大部队武装着进了超市,大妈们看着十几个人一遛弯儿的带着墨镜或者押着帽檐,差点去叫超市保安来。


  方锐和包子在零食区走不动道,


  罗缉和安文逸讨论水果的保鲜期和营养价值的高低,


  唐柔,乔一帆和陈果无奈的捧着出门前列的清单在生活区寻觅,


  魏琛和叶修无所事事,魏琛给叶修出主意说你难得出远门带几包好的去?


  莫凡犹豫着把手放在恰恰香瓜子上,看见一旁的苏沐橙冲他笑,低了低头把按在手下的瓜子放进了苏沐橙的购物篮,顺手接过了装了不少杂七杂八东西的篮子。


  蓝河看着前一秒还在自己身边的叶修下一秒就被魏琛拽走了,只能摇摇头把手上的洗发水放进了购物篮,数了数篮子里的东西差不多都买齐了,蓝河习惯性的走到了糖果的散称区。


  叶修转了回来把三包苏烟扔进了蓝河提着的篮子里,蓝河刚要回头瞥他,就看见叶修讨好的笑笑,伸手接过了购物篮,说小蓝你挑你挑我给你打下手。


  两个大男人在糖果柜台挑挑拣拣。


“这个菠萝味的不错要不要试试?”


“小蓝说好就好。”


“棒棒糖要什么味儿的?”


“棒棒糖看着太幼稚能不买吗?”


“叶修大神你这是想保持形象?你有吗?”


“……不是你看啊,孙翔也去,万一看见我叼根棒棒糖跟我抢怎么办,我们这是国家队,要团结一致不能搞内部分裂。”


“叶土豪我们每种味道来一个吧,戒烟。”


“……”叶土豪看着一袋子颜色各异的棒棒糖和硬糖,又看了一眼安稳躺在购物篮里的苏烟,蹭了两步去称糖了,所以当蓝河挑完大白兔和巧克力来称的时候,对上了叶修复杂的眼神,蓝河回他一个灿烂的笑,不甘心的叶修转了转眼珠把脑袋凑到蓝河肩窝,温热的气息吐在他的脖颈上。


“小蓝啊,你干脆什么时候改名叫糖果算了,我就天天吃。”说完还作势轻轻咬了一口蓝河白皙的脖子。


“……靠。”蓝河红了耳根小声叫了出来,咬着牙说你好好按时吃饭不就没这事了吗,叶修轻轻笑着说那你又要改名叫饭啦。


  陈果捂着眼睛考虑要不要回去给方锐和沐沐多加副墨镜,苏沐橙表示我抵抗力强而且乐得其所,方锐表示我不能输给这个老不修一定要瞎回去,远在B市的林敬言打了个不大不小的喷嚏。


  回到上林苑,魏琛看着叶修投来的目光,指了指烟盒就抱着被子去找方锐蹭床了,每当这时方锐就要给林敬言打电话以示忠贞。


  可以给单身狗一条生路吗方锐大大老夫才看不上你啊!魏琛心塞。


  大致给叶修收拾了行装,从换洗衣服卫生用品到剃须刀的电池,蓝河忙了半天看着叶修叼着烟坐在床沿看着他笑,特别欠揍的说,你看我当年给你的称号一点都没错,蓝河一个脸黑起身飞速抽走叶修嘴里还没点燃的烟,剥了一个大白兔就往他嘴里塞。


“唔……大晚上的吃奶糖味儿太重。”叶修乐呵呵的嚼着糖说。


“能比你抽烟味道重吗!”蓝河接着蹲下把行李箱里的东西检查了一遍,头也不回的和他说。


“差不多了,真差点什么也不要嫌弃国外的生活水准,苏黎世还是挺发达的。”叶修拍拍自己旁边的空挡,示意蓝河休息一下。


“你认识外国字吗汇率知道吗?”,而且就你这样缺了什么也不会去买,蓝河腹诽,检查完直接躺倒在床上呈大字。“一个月啊……”蓝河望着天花板嘟囔了一句。


“怎么一个月就受不了了?之前小半年不都过了吗,看不出来这么喜欢哥啊?”叶修伸手揉揉对象的小肚子,捏不出几两肉来。


“网游公会只能太平一个月真是太遗憾了,我是这么想的,别自己在那得瑟好吗。”蓝河浅浅的笑了一下随即假装苦恼起来。


“哦?”叶修揉着肚子的手滑到腰间,修长好看的手指在蓝河的腰上挠起来,蓝河笑的直挺起腰来,叶修不罢手,抓着不放,他逃不掉就只能笑到整个人趴在叶修身上,眼睛里还挤出了点泪花儿来,腾出手来去扯叶修的手,结果一起摔倒在床上,蓝河这边喘着大气还挂了点残留的笑意,叶修把手臂直接环过身上人的腰,下巴抵着发旋,哑着嗓子说,“一个月我也想你怎么办?”


  蓝河没想到叶修这时候来这一出,半天才抬头说别想了我还要趁你不在好好工作呢。


  叶修低头亲了亲怀里的人,轻触到纠缠也不过几秒钟的事情,唇舌交缠撩的两个人都是起了感觉,叶修慢慢解开蓝河衬衫的纽扣,啃着脖子一路往下,蓝河颤着身体用手遮着脸,叶修凑到他耳朵跟前咬着耳垂说,别遮了,现在不让我多看看以后一个月怎么办啊。


  没有灯光,床帘遮掩的房间透着丝丝缕缕的月光,倾泻在厮磨的身体上,细碎的喘息接连不止,叶修一声声记在心里,余韵之后轻抚着累倒的迷糊着半睡不醒的人,执起来十指相扣的握了握,轻柔的放在唇边吻过每一节指尖。


  蓝河睁开惺忪的眼睛的时候,稍一挪动就感到腰间和某个地方牵扯的生疼,目光在昏暗的房里寻找着罪魁祸首,罪魁祸首听到动静往这里看,笑着摸摸蓝河的脑袋含糊的说了句醒啦?


  蓝河刚想说你这事后一支烟真是够潇洒啊才定睛看见叶修嘴里叼着的东西。


  棒棒糖!?


  事后……一只棒棒糖!?


  这是什么诡异的画风啊!?


  话堵在嗓子眼里的蓝河呛了一口口水,叶修开了盏床头灯足以看清蓝河的脸,见他盯着自己一脸不可思议,耸耸肩说,蓝啊我可是很认真的在配合你的戒烟计划啊。


  蓝河笑出了声,他两只手臂撑在床上,笑得低下了脑袋说叶修你知道你现在有多逗吗?


  叶修说我再逗都是你的啊你敢嫌弃?蓝河笑的更欢了,说不敢不敢,捧在手心里!


  叶修揽着蓝河,一夜无梦。


  第二天蓝河顶着酸疼的腰去机场给叶修送机,叮嘱他也别老是用糖垫肚子,按时吃正餐,叶修就一句句应着顺带一路给他揉着腰,看的兴欣一众直喊瞎眼。


  苏黎世的比赛一场接一场的,谱写的神话和故事在世界传唱,叶修的心思也专注的放在了赛事的分析和战术的安排上,乐此不疲,他走在荣耀的道路上,永远不会停下脚步。


  坐在酒店的房里,叶修看着一页页的资料,顺手想摸颗糖塞在嘴里,伸手却半天没摸到东西,放下资料偏头看了一眼食品袋,居然只剩最后一颗软糖,叶修托着下巴把软糖捏在手里看了半天,起身去敲了苏沐橙的房门借来了手机,倒着都能背下来的号码飞快的按在手机上,电话通了,叶修说,“蓝啊,糖没了,你来送点?”


  蓝河好笑的说没了你不会买吗苏黎世不是很发达吗?叶修说我不认字啊也不知道汇率,蓝河语塞,说你问人呗,叶修顿了一下笑着说,这里没有我特别喜欢的糖啊,蓝河问他什么糖啊这么执着?


  叶修笑着拆了最后一颗软糖扔进嘴里,说。


“叫蓝河啊,怎么样?买来给我呗?”


 


-END-



发表于2014-05-06. 转载于 Aria. 165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