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我忘了拿浴巾”

背便利贴萌翻了……_(:з)∠)_

江月何曾皱眉:



 


打开家门的时候,蓝河估计着叶修是还没有回来的。


在楼下的时候,已经看到小公寓里没有灯光了。即便如此,那扇漆黑的小窗子还是带给他一种久倦后归家的安稳感。


兴欣刚刚以常规赛第三名的成绩拿下了这一赛季季后赛的名额,常规赛复盘,剩下的几天封闭式训练,叶修作为队长,很多事情需要安排。


所以即使蓝河在看完了常规赛最后一场蓝雨对霸图的比赛之后,听到有人随口提了一句兴欣好像是第三名,就突然抑制不住对某人的想念,然后果断休了几天假买了机票飞来H市,也没有提前通知叶修他要来了。


                                 


叶修在意识到自己看上了蓝溪阁的小剑客之后很果断直白地开始了把人往兴欣拐的行动,兴欣众人对他的行为发表了句式一致的看法——“前辈/心脏/老大/大神不愧是前辈/心脏/老大/大神,各方面都是前辈/心脏/老大/大神”。


叶修作为荣耀联盟心脏组的领头人物,对人心的揣摩还是十分到位的,但也不能说完全准确。


——所以即使他能够准确地从蓝河同他相处的言行举止中,捕捉到蓝河同样对他心思不怎么端正这一事实,在剧情顺着一方告白两情相悦发展下去的同时,蓝河还是表现出了一些超乎他意料的执拗。具体表现在对工作的态度上,坚持要等之前签的合同到期,才肯考虑换工作的事情。


叶修心里其实很清楚自己在这方面是拗不过他的,蓝河对于蓝溪阁的感情,早就已经不仅仅是工作所能羁绊的了,这孩子在这种事情上,总是表现出让叶修十分心动的认真。于是只能软磨硬泡腻得蓝河答应了每逢有假就过来,又把自己在外租的小公寓的钥匙给他配了一份才作罢。


也算是同居了。


 


蓝河按开玄关处的壁灯,搁下了手中的行李。


灯光是暖色调的明黄,光晕割出一点毛刺,像涟漪一样一波一波泛开去,照亮了目光所及的空间。


小公寓里的摆设和他上次来的时候相比没有什么差别,乱了一些,不过他也不指望叶修自己能抽空出来打扫什么的了,所以尚且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


蓝河突然起了一点心思,想仔细打量一下这个被他自然而然称为“家”的地方。


 


小小的两室一厅,客厅并不大,摆着蓝色的布艺沙发,电视墙上没有置办电视,反而贴着各种颜色的便利贴。柔和的灯光下看不太真切,但也能够感觉出来,它们在那个位置已经存在了好一些日子了。


蓝河扶住额头,略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那些小纸条自然是他贴的。所以他不用借光,甚至闭上眼睛也知道那上面写了些什么。


——家庭药箱在茶几下面中间的抽屉里,用完了记得放回去。


——刮胡子破了皮要先用酒精消毒,不要乱贴创可贴,会发炎。


——泡面一个星期最多只能吃两顿,不要老是打电话问我为什么没有红烧牛肉味因为我讨厌那个味道。


——用完微波炉之后一定要记得关电源,还有,打火机是不能放进微波炉了的。


——不要叼着烟在家里耍帅,我不在没人会看的,而且还会落一地板的烟灰。


……


都是一些琐碎的,日常的,甚至有些唠叨的交待。


 


虽然曾经被叶修安上过兴欣公会保姆的称号,但是蓝河并不觉得自己真的有保姆属性。管理公会那是他的工作,在那个领域被称为保姆,他还可以自勉地认为这是对他工作能力出色的肯定。但是自从两个人的关系翻了一页之后,某大神的生活残障等级让蓝河自己有一种自己可以因为服务社会,照顾伤残人士而受到表彰的感觉。


他把平日里生活时要注意的事情写在便利贴上,然后贴满了整整一堵墙。好在叶修还是在搬出上林苑之后一个人平安地活了下来。没有让职业圈的各位后辈们在职业生涯里得到缅怀这个老妖孽的机会。


虽然作为职业选手,他除了睡觉之外在家待的时间也不长。


       


蓝河把沙发上搁得东倒西歪的抱枕整理好,又走到电视墙前,蹲下身去把一些因为不干胶失去粘性而掉落在地上的便利贴捡了起来扔进垃圾桶。然后才去推卧房的门。


两室一厅,两间房自然是一间用来睡觉一间用来打荣耀。按开灯支护才发现卧室比客厅又要乱一些,显然是主人用得比较多的缘故。被子叠得不太齐整,但至少不像上次回来的时候那样根本没叠而是乱糟糟堆在床头了。


还是有进步的。


蓝河脱掉拖鞋,踩着厚厚的羊毛毯子走过去重新整理。


——他睡眠很浅,有时候叶修晚上起来喝水或者上洗手间,拖鞋踩在木地板上的声音都能把他吵醒,于是某天在打荣耀打到一半的时候叶修突然切出去翻网页去了,那天的野图Boss成功地被蓝溪阁拿到手,蓝河当初以为他是故意让的,结果两天后叶修在QQ上给他敲了一张照片过来,照片上卧室窗帘大敞,浅蓝色的床单被阳光匀得十分素淡,地面上铺上了一层厚厚的浅色地毯。下面跟着的一句话是:“下次晚上起来就不会吵醒你了,看哥多体贴。”感情那天Boss也不打,是去网购地毯去了。


还是有被感动到的。那个在他的职业里被封神的男人,面对感情时偶尔还是会透露出一些不符合他性格的温柔。蓝河一边叠被子一边想。


结果在翻开枕头的时候又把难得的一点感动压了下去。


因为枕头下面压着几枚杜蕾斯。


两个人在一起有近两年时间了,蓝河向来是个在情欲上有几分淡薄的人。不过由于见面的时间不多,久别重逢的时候,好像除了滚床单也没什么别的宣泄感情的办法了。叶修看起来十分不正经,然而床上的动作却很轻,肢体交缠的时候,让蓝河常常有一种被声势浩大的温柔溺毙的错觉。


意识到自己想到了什么的蓝河有些烧红了脸。愤愤地拿起那几枚安全套准备扔掉,想了想还是作罢,又咬着牙放回了枕头下面。


——也有接近两个月没见了啊,他可不敢保证今天晚上某人不会见到他就往床上带……


 


正想着,灯忽然熄了,银色的月光像水一样流进来,漾得房间里惊起了波光。


蓝河以为是停电,刚准备摸出手机来照明,就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男声:“小蓝?”


蓝河吓了一跳,习惯性地转身,却在看清身后的人之后,立刻屏住了呼吸。


——叶修没有穿衣服,身上还冒着潮湿的水气,头发也湿漉漉的,赤脚踏在地板上,有水珠顺着脚踝留下来,积起一小滩反射着月光的,亮晶晶的积水。


蓝河捂住眼睛,绝望地吼了一句:“你怎么会在家?!屋里明明没有开灯!!”


叶修倒是浑不在意地转身往洗手间走,边说:“浴室里的灯坏了,哥在洗澡呢。忘了把浴巾拿进去,出来的时候看到你搁在门口的行李了。”


蓝河听到他的声音离远一些了,才放下手,一脸紧张地问:“你今天怎么会这么早就在家了,不是刚刚打完常规赛么?”


叶修抽了根浴巾擦干身上的水,又随手披了件睡衣,才套上拖鞋走过来,摸摸蓝河的脸,一脸得逞:“你以为兴欣还是第一次进季后赛啊。况且,某人对哥相思成疾正在赶来献身的路上呢,复盘什么的当然只能推到明天了啊!”


时至六月,空气中隐隐埋着一股热,叶修的手很凉,触摸到蓝河的面颊的时候,像是心里长久的焦躁的褶皱被抚平了一样,激起了皮肤上一层小疙瘩。


蓝河想:鬼才信了你的说法。


然而叶修的吻已经覆上来了。好像因果都不太重要,面对原本就时日不多的相守,没有什么能够比眼前触摸得到的人更珍贵的了。


 


被吻得迷迷糊糊的蓝河迷迷糊糊地想。


——幸好没有扔掉枕头下面的那些东西啊。




-Fin-

发表于2014-05-22. 转载于 江月何曾皱眉. 277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