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叶蓝]温暖三十题:领带歪了

西装老叶苏苏苏苏苏苏!!!啊好喜欢小蓝叫老叶哥!!

江月何曾皱眉:

 


 


蓝河从长夜里醒过来的时候,思绪还倦怠着,习惯性地往身边某个怀抱里窝。结果这天左半边床已经空了。


他迷迷糊糊摸了半天,被窝还是暖的,软软的床榻上压出一个模糊的人形。一切都和往常一样,但是好像少了什么。


——叶修呢?


 


蓝河一个激灵从床上坐起来,眼睛都还没有睁开,就已经张口慌张地喊了一声:“叶修?!”


“在呢!”洗手间里传来一声懒懒的,含糊不清的应答。叶修把门拉开一条缝,探出头来望着他,又接了一句:“醒啦?”


他嘴里还含着牙刷,显然是正在洗漱,满嘴的白色泡沫,怪不得说起话来叫人听都听不清。


蓝河心下一松,倦意又上来了,揉了揉太阳穴,问道:“你今天起这么早?”


半个月前这赛季的比赛打完,正好赶上夏休,叶修就顺势跟陈果提出退役了。这半月里两个人日子是过得十分惬意,每天睡到自然醒,起来之后打打荣耀,手牵手出去逛逛街,回家之后愉快地滚滚床单,第二天继续睡到自然醒。叶修这个好逸恶劳的更是抓住了一切机会偷懒,于是难得这天起得这么早,蓝河都想掐掐自己看是不是在做梦。


“今天有事啊。”叶修跟他打了个招呼,又继续窝到洗手间去忙自己的事了,水声哗啦啦的响起来,半晌之后听到他接着说:“去参加个记者见面会,然后正式宣布退役了。”


蓝河此时已经倒下去准备继续睡了,前天晚上某个人把他折腾到午夜,这时候困劲儿还没散,偏偏床窗帘大敞让阳光斜坠进来很是刺眼,他只能把头埋进被子里,刚刚挪了挪酸软的腰找到个舒服的姿势,却又听到叶修这么说,顺口便问了一句:“退了就退了,开什么记者招待会啊?”


叶修在洗手间里忙完了回到房间里,走到床边把埋土豆的蓝河从被子里挖出来,揉了揉他一头乱糟糟的毛,埋下头狠狠亲了一口,带着笑意说:“那不成,哥好歹也是荣耀联盟封神的人物,这下要退隐山林了,怎么也得给他们个挽留和追思的机会不是。”


蓝河把眼帘掀开一条缝刚准备吐槽,突然发现叶修这天有点不对。


脸还是那张脸,味道还是那个味道,那么——


“等等,你今天穿了西装?”


 


对于蓝河的大惊小怪叶修很不爽,一把把他的头按回被窝里表示“你接着睡吧哥去去就回”就麻利地出门了。蓝河挣扎着从软乎乎的被子里探出头来喊了一句“等等”,后面的话还没说出来就被关门声堵在了嗓子里。


他泄了气似的倒下去重新窝回被子里,痛苦地捂住了眼睛,心想:他真的没有自己领带系歪了的自觉吗?


 


一觉睡醒的时候蓝河摸起手机看时间,结果看到陈果先前发来的短信,告诉他十一点某网站有叶修退役的新闻发布会的直播,而这会儿已经接近十一点半了。便急忙起身搬了笔记本电脑过来,打开网址的时候发现发布会已经进行到一半了。


叶修正点满了嘲讽技能膈应记者。一身笔挺的西装,整个人看起来比平时精神很多,要不是脸上还是那种略不要脸的笑容,说是他那个精英胞弟叶秋估计都有人信。陈果和苏沐橙两个美人一左一右地坐在他旁边,跟镇场子似的。


 


蓝河和叶修在一起接近两年了。两年时光足以改变很多东西,比如蓝河定居的城市,比如蓝河的忍耐下限,比如叶修也开始偶尔流露出看起来心不那么脏的温柔,还比如他们相处的模式。


叶修以前从没在感情这件事上消耗过自己宝贵的技能点,某天突然发现自己貌似看上了蓝溪阁的那个小剑客,直接就点开了私聊对话框戳过去一句:“小蓝啊,哥挺喜欢你的,要不要考虑下跟哥过”,完全都没动过把自己的心脏啊战术啊用在追人上的念头。


不过事实证明一个萝卜一个坑这话没错,面对叶修这样没头没脑的告白,蓝河还真就“考虑”了。


考虑的过程如下——


靠这心脏逗我玩儿呢?等等啊不像开玩笑的啊,不会吧真喜欢我?不对他为啥会喜欢我啊……管他呢他喜欢我反正我又不喜欢他!好吧……其实我也有点喜欢他?


于是考虑的结果是,还是可以过一过试试看的。


 


知道这一系列过程的曙光旋冰表示完全无法理解蓝河的脑回路——你到底是从哪里看出来他不像开玩笑的啊?!


 


视频里发布会还在进行,蓝河看到又一个记者被叶修打击得欲哭无泪,某心脏还很淡定地把玩着手上的一支烟,眼神里透出一点如饥似渴。


不过接下来站起来的那个记者妹子就让叶修的注意力从烟上分散了一点,她站起来问了一个和荣耀,和职业联盟毫无关系的,叶修的私人问题:“据我所知叶神今年已经三十一岁了,不知道这次退役之后,接下来的大事是否就是成家呢?”


蓝河眼皮一跳,不自觉地盯紧了屏幕,却看到叶修转着烟的手指一顿,旋即抬起头来,眯起眼睛露出一个笑,不同惯有的那些嘲讽的,懒散的的笑,这次的笑意沁到了眼底,蓝河听见他在媒体面前,在所有人面前,毫不犹豫地说:“我已经成家了啊。”


屏幕上的四下哗然里,蓝河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


 


那个女记者显然也被惊到,愣了好久才接着问:“方便透露您爱人的情况吗?”


叶修收了手上的烟,竟然像是仔细思考了一下,才说:“荣耀打得不错,长得挺好看的,办事能力不错,有点凶。”


最后“有点凶”这三个字,说得有些像抱怨,引起了台下一阵不大不小的哄笑。


女记者没想到叶修难得一次的老实被她撞上了,急忙往外抛问题:“听您刚才说她荣耀打得不错,那就是游戏认识的了,也是圈内人?”


叶修显然想把这份老实发挥到底,点了点头,一脸认真道:“是游戏认识的,不算圈内人。”说到这里竟然有些困顿地皱了皱眉头,道:“说起来你们应该认识啊,蓝溪阁的那个,大号叫什么,”又转过头去向苏沐橙求证,“蓝桥春雪是吧?”


 


蓝河看到自己的眼前燃起了大火,从听见叶修坦白自己已经成家的那一刻起就燃在心里的那簇小小的火苗,终于被燎原。


他“啪”地一声合上了笔记本,重新缩回被子里,脸上烧得很烫,脑海里兵不成行,马不成列,一片兵荒马乱奔走,席卷起漫天遍野的烟尘。


叶修就这样坦诚地,直白地,把感情放在日光下,就好像他从来没有隐藏过这件事,他不说,只是因为没有人问起罢了。


也不管明天起来会有多少人置喙这件事,会抢几个头条,反正他已经退役了——根本就是算计好的吧。


真是太讨厌了,蓝河想捂住脸,甜蜜而又懊恼地想:你至少也得把领带系正了啊。。


 


下午叶修回家的时候,蓝河正在阳台上晾床单,阳光很好,大度地分了一抹暖金色停在他的眼睫上。


叶修笑嘻嘻地走过去,伸手就揽住他揉进自己怀里,问:“哥今天当众跟你告白了,帅不帅?”


“帅。”蓝河乖顺地窝着,任凭他的气息把自己淹没。


叶修显然对他的反应很满意,把下巴抵在他的肩头,动作很温柔,语气很欠揍:“哥今天可是特意穿的正装,连老板娘和沐橙都说哥帅得一塌糊涂。”


他的身上有淡淡的烟草味,是蓝河熟悉了两年的味道。其实或许再熟悉两年,甚至二十年都不会腻。


蓝河缓缓合上眼,一瞬间似乎又被悠长的困意侵蚀,他轻声说:“哥,以后别穿西装了,领带都歪了一天了。”


 


-Fin-



发表于2014-05-22. 转载于 江月何曾皱眉. 328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