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双生贺叶蓝】相遇不绝。

萌萌的!!!老叶生快!!!!

尔冬。:

花语三十题:天竺葵——偶然的相遇。
……但我貌似写的就是相遇。
不过写的超开心w
叶神生日快乐!!蓝河天使过两天生日快乐!!(喂

——
叶蓝双生贺-花语三十题:天竺葵 偶然的相遇

相遇不绝







=1

“这个问题显然,伐开心。”



耳机里的发音模模糊糊,蓝河不知怎么就脑补起某个荣耀大神眯着眼叼烟说‘伐开心’的样子。捂着耳麦自己先咧嘴笑了个够,然后才清清嗓子回道。



“那咋办,要包包吗。”



“别闹。”那边慢吞吞的语调倒真是比平时纠结了几分,“哥现在很认真的在郁闷啊。”



“我也是很认真的在郁闷啊。”



“郁闷毛,你刚才还笑了一分钟。”



“……卧槽你怎么知道的。”



蓝河大惊。这年头捂耳麦技能已经失效了吗?!



某大神欠揍地哼哼两声,“哥带着耳机过了这么多年,判断力堪比福尔摩斯……啧又跑题了,扯回来。咱真的见不到面啊?”



见话题绕回来,蓝河又有点头疼——说白了也不是正事,只是今年横跨两人生日的这几天,谁都没有假。本来这没什么大不了,两个大男人哪那么多矫情。可人啊,凡事碰上第一次三个字,心里总是有股软绵却韧劲十足的执念。



是的,两个人确定关系之后的第一个生日。



“沐橙给我看的那些啥啥文还真靠谱啊,异地恋真辛苦。”耳边叶修继续叼着烟唉声叹气。“那没办法了,照样网游见吧小蓝。”



“好。”蓝河撇撇嘴回话。“那我先下啦。”



晚安。屏幕里君莫笑举了举千机伞,带着一身花花绿绿晃悠着渐行渐远。蓝河盯着屏幕里的角色背影看了一会儿,歪头想想,把窗口切回qq界面。

“要不陈姐,我们这样……”

=2

提早来临的夏天已经准备好迎接五六月的交替,上林苑里猫着一群见光死,躲在空调的技能范围内对着电脑杀得起劲,提起出门谁都是一副“要腿没有,要命一条”的怂样。



陈果满屋跑了一圈问晚饭吃啥,结果被一群人挥手嚷着随便随便地打发走了,哭笑不得地站在门口想对策,未果,没办法只好跟叶修拍桌子叫他快点个名出来。



叶修啧啧地又拿了根烟叼上,吸了两口一拍大腿:“那就肯德基吧,简单粗暴有外卖。”获得一屋子欢呼。陈果只好边嘟囔着垃圾食品边跑出去打电话,回来正见叶修仰在椅背上伸懒腰,眉眼之间还有点疲惫的影子。



直爽的女老板之间一掌拍过去:“干嘛这么拼,累了就歇会儿呗。”



叶修被她拍的一震,回头呲牙咧嘴:“哥这是认真负责,先赶了进度好空个休假。”战队走上正轨,常规赛又刚刚开始,不用上场的他除了银武提升未完成的部分需要操心以外,没什么其他的大事。只是这银武不完成,总也不好先拍拍屁股走人不是。



陈果听了倒一脸鄙视,“说的好像我压榨员工一样……明天不就你生日了吗,放你个假咯。”



叶修无奈:“我又不是想休这个。”蓝河的网游部不似他这么清闲,而自己要是去G市不呆个三四天估计舍不得回来,偏偏银武这事拖不了太久。



“不管,别的假再说。明天你不许来啊,来了也撵出去。”陈果倒像是较起劲了,说完这句话又转头大声跟兴欣众通知了一遍。



响应必须是嗷嗷的。方锐和魏琛更是联合表示今晚就在门口贴个‘叶修与狗不得入内’的牌子。叶修笑骂了几句回去,倒也没继续坚持,有些好意没必要那么拼命地拒绝。



可这样进度就更赶了。



晚上叶修由于抽签黑幕被害,只好手抄着兜溜溜达达出去买夜宵,顺便护送老板娘回网吧。走一路就想了一路那几把银武的提升方案和材料空缺,手边没别的资料参考,思绪走两步就打个结,郁闷得叶修又抽了一根烟叼上。



潮湿闷热的气息在夕阳西下之后也未消去哪怕一分两分,叶修才走到上林苑门口,就感觉T恤已经湿哒哒地黏在身上。记得包子还举手要了烤肉,叶修拎着手里各式吃食把脚步移向路边烤肉摊。



宅男的夜生活怎能少了夜宵,由此兴欣这一众早就和烤肉摊老板达成了深厚的革命友谊。叶修打了个招呼娴熟地报了种类数量,老板回了声好嘞就动作麻利地烤了起来。



头顶的天依旧是夹杂着群青的黑,城市里仅能见到的几颗疏星散散地落在角落,身后藏着亿万光芒四射的星云。哪里的行星依旧折射着中心天体的光,哪里的恒星刚经历了盛大的涅槃重生。他们自顾自的珠联璧合,又更进一步地美不胜收。



几亿光年连接起的日常,我的今天依旧精彩纷呈,而隔着光阴的你又经历了什么。



=3

等烤肉的间隙两人照常有一搭没一搭地着天,只是今天老板多瞅了叶修两眼到底还是没忍住这疑问:“小哥你是不是哪个明星啊。”



叶修一愣,乐了,“咋可能,明星能混的我这么萧条。”



“是吗……”老板犹犹豫豫地表示疑惑,“我刚看一群小年轻在门口贴你照片来着,难道不是你粉丝?”



“啊?”这下换叶修纳闷儿了。也不管老板这逻辑是否正确,先顶着一脑袋问号回头四顾找传说中的照片。



热心的老板递了烤肉,顺便伸手一指给了叶修方向。叶修道了谢,几步溜到上林苑小区的大门前。



简单无比的A4纸,做工粗糙地贴了张照片在上半张,是当初兴欣成立,陈果拉着自己和唐柔照的那张。借着路灯叶修还能看见下面写了字——



【叶修!生日快乐!

愿兴欣再拿个冠军!

Ps:为了小区绿化和世界和平,请某人看完了自己揭回去。pps:不止一张哦,别漏了,括弧笑。】



“噗——”叶修喷了口烟,想着诶哟还跟哥玩浪漫,伸手就把那张纸揭了下来,嘴角却是弯的。

几十米的回程,被柔软的心意拉的漫长。

【队长辛苦了!生日快乐!】

【祝成功迈入老年队的寿星的下限越来越低!】

【队长生日快乐。】

【老大生日快乐!老大我挺你!XD!】

【过生日啊叶修大大!给你全兴欣no1真诚的生日快乐哈哈哈】

【又见证了叶修大大老一岁啦,偷偷剧透,果果买的蛋糕是巧克力的~】

……

记忆未延伸到的地方移步换景般摊开——包子揽着罗辑在正刷副本的他背后咧嘴和自己的背影合影;魏琛叼烟在训练室力偷偷摸摸把中指比向自己;方锐在某次回宿舍的路上趁着他系鞋带把v字手举到他脑后;苏沐橙在哪次电视剧缓冲间隙拉着自己喊了声茄子;莫凡和安文逸坐在训练室里回头,不远处的自己正无知无觉地伸懒腰打哈欠;记不得是哪次通宵之后趴在桌上小憩,乔一帆拿了件衣服过来对着镜头腼腆的笑;穿着兴欣应援服的伍晨和关容飞躲在网游部门口,屋里的自己正对着窗口过烟瘾……

谁踏着银河一步步走到我跟前,脚步带起的风满是回忆温馨的味道。

叶修一手夜宵一手A4纸地站在战队宿舍门口,对着门口贴着的最后一张纸无奈又宠溺地笑。

一脸坦然的自己大大咧咧地揽着蓝河,对着镜头拇指点了个赞,怀里的人则内心纠结地举着君莫笑限量手办。

【愿我有幸陪你度过以后的每一个生日。
生日快乐大神www!
……手办真的丑死了。】

我看见穿越光阴的你了。

昨天,今天,还有未来的每一个明天。

=4
推门瞬间不出所料地被各种雪花彩带喷了一脑袋。叶修举着两手仰天大喊:“心脏啊!没看哥两手都满的吗!”

屋里一群人欢呼着继续喷:“谁管你!”

“报仇啦!”

“就要趁现在!”

尝到了平时嘲讽的恶果的某人见理说不通,干脆转身把手里的东西搁到地上,回头稳准狠地捉了某个站在一边喷的起劲的蓝河进了攻击范围,顺便把脑袋上挂着的彩毫不客气地往对方身上蹭。

“我靠叶修你无耻!!”蓝河狼狈逃窜未果,笑着大骂。

“同甘共苦嘛,反正一看就是你的损招。”

转眼手上的罐子都快喷空,众人终于停下手,对着这俩一身的花花绿绿开始丧心病狂地幸灾乐祸。

“报应啊报应。”自称人生阅历最为丰富的魏琛啧啧总结。

叶修哼了一声表示不屑:“你们生日都离哥远点啊,否则哥买瓶大雪碧喷你们一身透心凉。”引来一片来呀来呀谁怕你的嚣张回复。

“好了好了,咱们的份明天再闹,今天寿星还有额外活动嘛。”苏沐橙笑眯眯地站在一旁说道。

兴欣众看了看蓝河,互相交换了个'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眼神,然后嘻嘻哈哈把寿星和寿星家属推出门。

“定个好点的宾馆啊,蓝河刚下飞机~”

叶修抗议:“你们好歹让人洗个澡啊!”

“出去洗去!”

于是就这么嗙地一声被关在门外。两人顶着满头彩对视了几眼,噗的全笑了。

叶修伸手慢吞吞地把对方头上的彩带一点点清理掉:“跟谁学的啊小蓝同志,还玩惊喜。”

“前几天陈姐说要给你惊喜,我就是提了个想法,具体的还是陈姐弄的。”蓝河想着刚来的时候陈果递给他的那摞照片,忍不住感叹,“真好啊,我看着都感动了。”

叶修噗,“你感动个啥。最后还不是被猪队友喷一身。”

“那不一样!”蓝河锤他一下,抬起头,“我也帮你弄弄。”

楼道里一时安静下来。蓝河双手上阵甚是认真,眼睛亮亮的,映着自己些许模糊了的影子。叶修看着看着又笑了起来。

“不过,谢谢,我很开心。”

那双眼睛弯弯地看过来,也不说话。有什么在一片静谧里开出花朵。叶修慢慢垂下脑袋,视线里那人笑眯眯地闭上了眼睛。

但五感先体会到的确实咚咚地砸门声。

“肉麻地老夫都听不下去了啊!秀恩爱的快奏凯啊!”门里传来模模糊糊的声音。

两人愣了一下想起这还没到二人世界的时间,蓝河噌地红了脸,叶修又好气又好笑地也去砸门:“阴损!听墙角还敢出声!出来跟哥大战三百回合!”

“谁跟你战!留着体力给蓝河!”

黄腔开得蓝河忍不住捂脸。

叶修懒得理里面那群没节操的,说了声回头算账啊就拉着蓝河往外走。蓝河一脸复杂地回头瞅了瞅,回身快走了几步和叶修并肩。

长长的影子在背后手牵着手,像重叠在宇宙角落的光。

在一起的方式有那么多。我不知道你那里的阳光是怎样的明媚动人,你兴许也不会理解我傍晚看到的绝美风景。我追随我的信仰,你也有你的希望。

但我们在一起,忽略一切时间的长度。短暂的分离后再短暂的相遇。一次又一次,十年,二十年。

“这次能待多久?”

“大概……”

“啊无所谓了,就一星期吧。”

“哈啊?!喂喂你打住啊……”

“过两天就你的生日,你好意思让我没机会报……礼尚往来吗?”

“……你刚刚是想说报仇吧”

“没啊。”

“我听到了。”

“肯定听错了。”

“啧……算了。看在你生日的份上。”

生日快乐。
-完-

发表于2014-05-29. 转载于 尔冬。. 120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