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老规矩【严!重!跑!题!】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抖神神:

(1)




Charles Xavier平静地离世了。




在凝聚了他毕生心血的校园之中,他的学生们为他立起了墓碑,刻下了墓志铭。纷至沓来的悼念者将这方土地浸满了思念的泪水,他们留下洁白的花朵,点燃祭奠的香火,将墓碑上一如生前般沉静的容颜围裹在厚重的祭奠之中。




而当入夜之后,哀乐终了,人群散去,墓碑只剩下夜空相伴,整日未见踪影的Erik Lehnsherr却孤身出现在了碑前。




他没有带花,也没有焚香,在他的手中,只有一盘象棋。






(2)




“这不是儿戏,my friend,”Charles皱着眉头严肃地盯着Erik,后者似乎在专注地摆弄着棋盘,“单凭你一人之力绝无可能与他抗衡,你必须知道你要面对的不仅仅是Shaw一个人——Shaw有他的朋友,你也需要你的。”




“我有你。”Erik不假思索地说道,走出了他的第一步棋。他甚至不必假模假式地请Charles走先招——对手开局,这是Charles的惯例。




Charles没有应招:“可是你昨晚还打算离开这里。”




Erik怔了怔,无力地分辩:“我只是想离开CIA——”




“如果你离开CIA,你同时也离开了我。”Charles一字一顿地说道,他略微倾身向前,吊灯的灯光将他的影子投在棋盘上,“我愿意帮助你,Erik,我也确信我能够帮到你。但前提是你必须足够信任我——至少信任到你不会再次离开。”




Charles的语气听起来有点受伤,Erik忍不住抬头瞅了他一眼,正巧撞上Charles始终注视着他的目光。




“我不会再离开,”Erik说得郑重其事,但事实上这句话未经思考就从他的口中溜了出来,“但我需要你信守承诺。”




他看得出Charles一下就放松了下来,身体靠回了椅背,以一个最舒服的姿态将整个人埋进了扶手椅里,视线终于落回棋盘上。




Charles笑道:“我答应你。”






(3)




“你抛弃了我,”Erik放下棋盘时,Charles握紧了酒杯强作镇定,尽管他的声音有点控制不住的颤抖,“在将对我而言最重要的人从我身边生生剥夺之后,现在你竟然还想让我心平气和地跟你下棋?”




“这是Raven自己的选择——”




“我说的不是Raven。”Charles脱口而出,并抬起头勇敢地对上了Erik的视线。他本以为说出这句话会让他显得软弱,但事实是他觉得自己的底气反而更足了一分。




Erik一时失语。他试图从那双眼睛中找出哪怕一丝玩笑意味,但Charles说得那么认真——那么认真——他只能心虚地躲闪开Charles的目光,转而盯住了一枚似乎没有摆在格子正中心的棋子。




“你答应过我,你不会离开。”




Charles此刻反而彻底冷静了下来,他平静地陈述着事实——那些事实让Erik完全无从反驳。




“如果你那时进入了我的思维就会知道我所言不假,”Erik强迫自己直视着Charles的眼睛,他需要让自己唯一站得住脚的解释显得更有说服力,“只是……情况在改变。”




“我的能力可以让我分辨出朋友与敌人,但是,my friend——如果你仍然把我当做朋友的话——真正的朋友永远不能靠这样的方式来辨别。这世上总有一些你无法定性衡量的事情,我们必须听从自己的内心——哪怕最终事实证明它是错的。”




Charles自嘲地笑了笑。Erik无言以对。




“我……我很抱歉,Charles,”Erik想到了各种说辞,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为自己辩护的想法,“……为之前发生的一切。我很抱歉。”




Charles握住杯子的指节骤然有些泛白。他别过脸对着窗外沉默了很长时间,长到Erik以为Charles再也不会和他说一句话。




“……我很久没有下棋了。”Charles转过头时快速地抹了一把脸颊,喉结上下滚动。Erik盯着他濡湿的睫毛出了神,欲言又止,直到Charles清了清喉咙拉回了他的思绪。




“老规矩,Erik。你先走。”






(4)




“Erik。”




“我知道我时日不多了。”




“我希望你能来看看我。”




“我想和你再下一盘棋。”




“最后一盘。”






(5)




花朵慢慢蜷曲了边角,香火逐渐消褪了光芒,这个夜晚不见星辰不见月光,但墓碑前却仍有一人在黑暗中静默地守候。




年迈的Erik用力吸了吸鼻子,今晚实在太冷了,冷得他眼泪都出来了。




他颤颤巍巍地放下棋盘,一如多年前他们还未因理念不合彻底分道扬镳时那样。




“我来晚了。”




“你能原谅我吗。”




他伸手移动了他的第一枚棋子:“还是按照你的规矩来,我先走。”




忽然一阵大风刮来,直刮得他睁不开眼。棋盘上的棋子一下变得东倒西歪,Erik闭着眼睛盲目地施展能力希望定住尽可能多的棋子,一直到这阵风彻底过去,四周重归平静。




他慢慢张开眼睛,放松了紧绷的手指。他看到所有棋子都纹丝不动地站在原有的位置上,只有一枚棋子倒了下来。




Erik怔怔地看着那枚棋子,视线慢慢变得模糊,前半生无数场二人对弈的画面在他眼前一一闪过,最终一一定格在Charles从来不费心多想的第一步棋上——




那是Charles惯走的第一枚棋子。




今晚实在太冷了。Erik捂住了眼睛,眼泪终于止不住地淌了下来,顺着他的指缝无声地沉没进土里,像从未发生过一样。






(6)




Erik一直以为Charles只有这一个关于下棋的惯例。




他所不知道的是,Charles还有很多从未被人知晓的不成文的老规矩,跟随了Charles一辈子,同时也贯穿了他自己的一生。




——只要你说出口,我就答应你。




——只要你说抱歉,我就原谅你。




——只要是你,Erik。只要是你。




-fin-

发表于2014-06-08. 转载于 抖抖手呀抖抖脚. 85热度.
  1. 抖抖手呀抖抖脚 转载了此文字
    哭!!!!最后一段!!!
  2. 糕糕糕抖抖手呀抖抖脚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3. 胖次君抖抖手呀抖抖脚 转载了此文字
    这虐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