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我的偶像不可能这么可爱(2)

痴汉河河萌哭我了

草莓牛奶:

果然神经病状态已经离我而去了(掩面哭)


还是当作解闷的随便看看吧各位(继续哭)


==========


7.


夜袭偶像这事,事不宜迟。从上下文不难看出来,叶神就是来我大G市参加个全明星,想来大概也就是在这住个一两天。当机立断如我,当天晚上就拎着夜宵站在了A-510房门前。


 


敲门之前我多少有些忐忑的站在门口踌躇了好一会,后悔了有五分钟为什么这么当机立断,好歹多做点准备再来啊……万一人这会不在房门里呢,万一跟偶像没东西聊呢,万一,万一打扰了大神跟女神约会呢……


我足足又用了十秒把最后一条念头摇出脑袋。他们俩熟成那样,要腻歪也不在乎个一两小时吧。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什么乱七八糟的。


 


瞅着门牌号又愣了个神的功夫,手已经不由自主的摁上了门铃。


“谁?”门里传来声音。


“我,蓝河!”我吼了一嗓子。然后听到里面传出了一阵脚步声。接着门锁卡啦一响,偶像打开了门。


虽然上午刚见过真人,可现在再见到他,还是紧张的要命。更为可怕的是,这尊神脖子上挂着条毛巾,头发还在滴水。身上的衣服大概是新换上的,有股淡淡的洗衣液的清香。不大平整的T恤,下面穿着松松垮垮的居家裤。


 


夭寿啦!!!死宅洗澡啦!!!!!


……重点有点跑偏,可是我硬是被这美人出浴(?)狠狠的震了一下。这懒散的大神招呼我进来之后关上门,弯腰驼背的走回房间里面,继续拿毛巾虐待自己的头发。“来的真巧啊小蓝,刚洗完澡。再来早点我都听不到你敲门了。”只见他拿毛巾胡乱把自己一头头发连擦带揉的乱七八糟,然后把毛巾随意往椅背上一搭,翘起个二郎腿:“不介意我抽根烟吧?”


“不介意不介意……”我把夜宵放在一边的桌子上。“叶神晚饭吃了吗,我带了点夜宵过来。”


“哦?什么夜宵?”倒也不客气。


“肠粉和粥。”周围有家小店的肠粉做的还不错,就顺手买来当见面礼了。


“赞,我正饿着呢。”


“没吃晚饭?”我有些惊讶,低头看了眼表,九点半。


“忘了时间了……”叶修拆开一次性筷子的包装,“之前在整理资料,整理完才记起来还没吃晚饭。”


 


听他说到这,我下意识的瞄了一眼他旁边还亮着的电脑屏幕,上面有很多个视频文件,文件名很有条理的记录着视频的日期和都应的战队。


职业选手真难。


我想了想我们哥几个研究对家战术的方式,不过就是群里互相打打嘴炮聊聊天发散下思维就罢了,这些职业顶端的大神除了要磨练自己的技术之外还要一点一点的揣摩其他高手的思想,研究视频,制定打法,每天高水准的专业练习当然更少不了……他们耗费在这个游戏上的心血,也许根本就是我们这些非职业玩家所想象不到的。想到这,我这个普通人居然感到一丝寒意,一瞬间觉得眼前这个暗黄色灯光下的身影高大的无法直视。


 


“味道不错。”趁我还在五味陈杂沉醉于职业选手的professionality之中的时候,叶神早就两筷子干掉了那几条肠粉,开始大口大口的吃粥。“你别说,当偶像的感觉真不错,还能足不出户享受免费外卖呢。”


“……”你就不能让我多YY一会你作为大神的高大威武的形象吗。“叶神,出息呢。”


“呵呵,做人要知足嘛。”最后一勺子粥进了嘴巴,叶神开始打量我这个面部表情抽搐的小粉丝。


“怎么,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就算你是我偶像,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我的脸看个一分钟我也发毛啊!


“你长得还真是不出人意料。”叶神这语气说不上是满意还是失望,“之前我跟沐橙提到你的时候她还YY过你长相呢。”


“她怎么说的?”有点好奇。


“她说,如果是一般的男青年倒还好,万一你是个两米巨汉,走在路上遇到我了是不是会冲上来把我揍一顿。”


 


这叫什么YY啊!女神的脑洞也是大的出奇,不愧是能跟得上叶神节奏的人。


“不过你居然变成了我的粉,哈哈哈哈。”


“有那么好笑吗!”My face is red。


“不好笑,不好笑,哈哈哈哈。”


 


我要是个两米硬汉估计真的就羞涩的给他一记直拳了。


 


8.


我从公会请假摸出来的时候,含含糊糊的跟笔言飞交待:“有点事出去一下,有事打我电话。”


这混小子,我这离开还没半小时,追魂的电话就赶过来了。


“蓝桥!刷BOSS了!在哪浪呢!赶紧上线!魔能巫女刷新了!”


……这傻货隔着话筒扯着嗓子喊的欢,声音炸的我耳朵疼。我悲从心来的往叶神方向瞅了一眼,果不其然这位魔头嘴角已经绽开了一丝愉悦的笑容。


 


“魔能巫女啊。”叶神在脸上努力摆出一副“好遗憾”的神情。


“叶神!饶命啊!”我秒挂电话,使劲控制着面部表情不要太惨淡,“这二货刚跟我说完你就知道了的话,不大好解释啊!”


“哦?”对面的嘴角咧了一下,“都那么光明正大的在台上表示是我的粉了,还怕别人知道你现在跟谁在一起嘛。”


“叶神!粉谁不关键,出卖公会内部消息可是大罪!”我欲哭无泪。“总之!你旁边那个电脑借我用用!”


我大蓝雨为了方便客人们的交♂流,每间房间的标配都是两台高配置电脑。我也顾不得在偶像面前顾全形象了,急急忙忙把那台没开机的电脑摁开,刷了自己账号卡就要登录,读着登录画面的条呢扭头一看差点吓死。叶神你这时候登录君莫笑是几个意思!


“叶神……”我挂着两行面条泪,在寒风中颤抖。


 


“放心。”偶像的回答大大的出乎我的意料,“看在还欠你工资的份上,今天不抢你BOSS,认真玩吧。”


叶修my男神!爱你么么哒!!我内心狂喜的刷过一百五十条弹幕,手忙脚乱带好耳麦到达集合点的时候,队伍已经整装待发了。赶去BOSS刷新点的时候我偶尔扭头心虚的看一眼叶修的屏幕,他正在一个八竿子打不到的一块不知道什么地图上跟另外一个人PK。他并没飚手速,但是点击鼠标和敲打键盘的律动声十分悦耳。


 


没一会就赶到了刷新点,BOSS周围已经围上了各家公会的组织,包括讨人厌的中草堂的队伍。旁边的二团团长,可不就是车前子那个家伙吗。


“哎呦,这不是老蓝嘛。”对面也瞬间认出了我。“一段时间不见,你这身装备越发娘炮了。”


“滚。”我毫不在意这货的挑衅,“就你这身基佬装也好意思说别人娘炮。”


“老蓝,看在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听我一句,今天这BOSS,你们别浪费时间了,赶紧撤吧。”车前子趾高气扬的给我发消息。


“怎么,你们今天开什么大招了这么嚣张?”先试探试探他。


“呵呵,过会你就知道。”


“虚张声势个什么鬼。”我嘲笑了他一句,懒得继续跟他说话。这时候入夜寒从后面走了上来,“老蓝你人在哪呢。”


 


我苦笑了一下。“请了个假还是被拉来当苦力了。”


“哈哈,你这冤大头。”入夜寒毫不留情的嘲笑了我一通,接着给我传达大春的指令:“我们跟中草堂两家目前人数占优好控制局面,这BOSS近战有优势,你找准机会上。”


 


我点点头。古人云,魔能巫女是个好BOSS。这BOSS天生骄傲,不吃嘲讽技能,AOE强大,蹭着扑街挨着皮伤,只有武功最为高强的玩家能虏获巫女芳心——翻译成人话,就是一个拼输出的BOSS,全程累计输出最高的玩家所在集体将得到魔能巫女的奖赏。这就决定了打这个BOSS,你最好全程不死,并且保持高水平的输出。现场这么多家公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输出榜上最高的玩家一定会得到全场玩家的“热情照顾”,所以输出的节奏和策略也很有讲究,古人还云,先赢的是纸……更不要提公会里其他玩家和主力输出的配合了。


废话太多了,再总结一下,这BOSS突出一个字:难。


 


由于上述种种原因,这女巫有个外号,叫做躺尸女巫,通过这个名字我们可以感受一下现场有多么悲壮,生活是多么残酷。一听到二笔在电话那边撕心裂肺的跟我喊,我就不由得已经开始紧张。现在握着剑站在BOSS旁边,更是紧张的浑然忘我,还请容我小学生一句:只觉得空气仿佛都凝固了一样。


 


一团一团玩家窸窸窣窣,对面的中草堂更是蠢蠢欲动。不知道他们今天请来了哪路高手,居然如此自信。我下意识的一扭头,“老笔啊你说……”


 


叶神无辜的冲我眨了眨眼。“老笔是谁?”


……我再次留下了两条面条泪,哗哗的。


“不就抢个野图BOSS吗至于这么紧张吗你。”叶偶像一眼把我从头看穿,“怎么,抢不到扣工资还是怎么着?”


“我们准备了这么多人要是抢不到BOSS多丢人啊。”我嘟囔了一句。更何况对面主要敌人是中草堂那群走平地都嫌路窄的冤家呢。


“我猜猜,你们的策略肯定是先让T上去抗一轮玩家仇恨,你再慢慢抢夺输出上的优势,同时把BOSS往对你们有利的地方带。”叶神说。


“对……”平时打这巫女都是这么个思路。


“有什么优势?”


“呃……我们人多。”我脸一热。平时在网游里哪会有那么多高端的战术啊。


叶神倒是没怎么嘲笑我。“你们先抢,我看看。”


 


这大概就是一个文废图废最苦手的时候被心水的大大在旁边盯着憋段子的感觉吧,段子憋不憋的出来我是不知道,反正紧张感是瞬间飙升了好几个段位。我有点恍惚,一直到开打了都不太在状态。一片混战当中,中草堂那边突然窜出一个飘逸的神枪,一串精准的射击成功吸引了巫女的注意力。


 


这就是中草堂那边能让车前子嚣张起来的选手了。仔细一想,没觉得微草战队常驻队员里有什么耀眼的神枪角色,大概是不太上场的职业选手?只见子弹排着漂亮的曲线一个不落的崩到了BOSS的身上,我们蓝溪阁趁着出手早建立的输出优势几乎瞬间就归零了。


“远程集火那个神枪!”大春开了语音指挥,“蓝桥你趁机偷BOSS!”


大春语音刚落,一片天雷地火冲着中草堂的那位神枪的位置倾泻而下,却只见那人轻巧的一个后跳,左翻右滚,把玩家打过来的招数躲了个干净,扭头又开心的给了BOSS几枪。我也不敢大意,弓着身子潜到了BOSS身下,趁着现在没什么人注意我赶紧输出。蓝溪阁这边的近战兄弟们很是配合的帮我开起了各种遮盖视野的技能。


 


“这样你们可抢不到啊。”正紧张的死盯着输出统计一点不敢怠慢,身后叶神淡定的声音幽幽传来。“要对付对面那种水平的,你们需要更有效的干扰。”


“我们的远程已经在努力了。”我回答。


“对面可是接近职业级的神枪。”叶神说,“枪系里最灵活的一个职业,要是像你们这样照脸轰都能轰中,他就不用混了。”


“那要怎么……”


 


我话音还没落,叶神突然从背后靠过来,头越过我的肩膀看着我屏幕,一只手摁在我右手上。“需要示范么?”


我整个人都炸了。叶神你这时候放大招,你是中草堂派来的奸细吗!“好……好啊……”我听到我声音有点发虚,脑子里嗡嗡作响。叶神这才把他那漂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的手从我右手上拿下来,我把蓝桥扔在地上发呆,自己大概是六神无主的就站了起来,叶神顺势就坐下了,顺便把耳麦拔了下来,电脑的声音从扬声器里传了出来。


“蓝桥!蓝桥?蓝桥你搞毛呢!?”入夜寒大概是看到我的号不知为何发起呆来了,赶紧跑来督促我。


 


叶神把麦递给我。“跟他们说,全体收缩队形到你身后。”


我还没缓过劲来呢,这时候给人家布置什么指示啊!就不能让我再沉醉一会吗!……我十分不满自己的痴汉过程这么快就被打断,不乐意的照着叶神的吩咐指挥起来。


“靠蓝桥你到底在搞毛!怎么发呆了一会还开始指挥了!”愤怒的大寒。


“等等大寒,我感觉情况有变。”旁边还传来二笔的声音。“听蓝桥的,一团二团全体后撤!”


 


叶神大致瞄了一眼我的技能树和装备,看到蓝溪阁开始调整队形,二话不说直接开了剑客大招幻影剑。只听着键盘发出一阵我这辈子也操作不出的密集的敲打声,蓝桥噼里啪啦分出了八个残影,围着BOSS就是一顿高调的殴打。对面那犀利的神枪刚才边打边躲技能的输出瞬间就不够看了,骄傲的女巫缓缓的把头转了过来。


 


这时候用脚都能想到蓝桥春雪现在有多吸引仇恨值。本来从四面八方倾泻到神枪上的火力有一大半突然集体转向,朝着他现在的站位轰来。这时,叶神一个犀利的三段斩,把自己送进了中草堂那边的人群里。


 


扬声器里顿时沉默了。我也顿时惊呆了。


“卧槽蓝桥你是脑抽……”大寒是最快反应过来的一个,刚准备开骂,瞬间又发现自己骂不下去了。我们眼睁睁的看着蓝桥一个三段斩滑进了中草堂的人群,带着其它所有公会的技能和更要命的伤害——魔能巫女的范围技能:龙灭斩。这个技能只对前方锥形区域的玩家生效,中招的必挂无疑。瞬间中草堂站着的区域就铺起一大片尸体,让人看着赏心悦目。


 


蓝桥呢,带着BOSS放了个大招,又在BOSS技能释放出来之前提前取消技能紧接着一个后跳回到了原位继续开心的输出。


这是什么变态的观察力!我被吓得不轻。这BOSS释放这个大招之前会有一个轻微的抬手动作,基本是无法观察到的,所以她才有躺尸巫女的美名。


 


电脑扬声器里又是一片短暂的沉默。中草堂的却红了眼了。“集火蓝溪阁那个剑客!”车前子那愤怒的吼声远远的都传到我们这来了,跟着他的声音一块飘来的还有各种各样的技能。什么手雷炸弹哥布林陷阱炫纹射线……各式各样,种类齐全。只见叶神右手一抖,蓝桥一个横向的Z字抖动完成走位,躲掉技能若干,偷袭若干,接一个翻滚,BOSS一抬手又打中不知哪个公会的一群倒霉鬼。蓝桥却一个背击,走位到了BOSS的另一面。起身时一记漂亮的格挡并跳起,下落时银光落刃踩翻一群人。这群人还没受身完呢,巫女又是一口烈火送了上来。不难想象,这倒霉团里又有十几二十个头像变灰了。


 


这时,刚才的神枪突然冷不丁的对着蓝桥打出一通左轮连射,三条优美的弹道从BOSS侧面斜插而来形成一道难以回避的网。眼看蓝桥要被从头到脚射成筛子,叶神却突然轻微跳起,一刀抡到巫女手臂上,然后这BOSS居然极为配合的抬起手放出了一个尖啸技能——挂在她手臂打空中连击上的蓝桥就这么躲了过去。


 


拿BOSS当盾牌,能不能有点常理了?!我目瞪口呆,蓝溪阁整体缩在我身后支援,自从叶神接手蓝桥的操作之后一个技能都没吃到,反而周围的几个公会东倒西歪,中草堂的大帮手在叶神面前完全无计可施,挣扎了没一会就做鸟兽状散了,我们可谓是轻松愉快的打完了剩下的环节。


 


我看着爆了一地的装备和材料,不知道要用什么样的心情去面对这天上砸下来的大馅饼。


“怎么样?”叶神对着一地战利品左点点右点点,“爽吗?”


“爽,可这也太……”


“我数数啊,这稀有材料和装备加起来居然爆了二十多件……”叶神沉思状,“给你用来当五天工资是不是稍微多了点。”


 


岂止稍微多了点啊!这堆东西加起来的价值,不是我夸张,能有十万软妹币了。我当时两腿一软,一种超级不详的预感向我袭来。“您,您有何吩咐。”我自己都听出来哭腔了。


“不错,小伙子很上道。”叶神站起来,转身看着我。“你得帮我点忙。”


“要帮什么忙啊?”值这么多钱?


“我想打荣耀。”叶神拿真诚无比的眼神看着我。


 


9.


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呢?


 


看着我一脸费解的样子,叶神的表情有些无奈。看他正想开口说点什么的时候,我的手机万分不合时宜的响了。


“抱歉,接个电话……”我一瞄屏幕,大春。


 


“蓝桥,你什么情况。”大春的声音颇为严肃的传来。“刚才是谁操作的蓝桥春雪?”


“……”我一时慌了神,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尊神给供出来。正犹豫不决,叶神冲着我比了个口型:别告诉他。


“啊?”我咬牙跺脚把心一横,“大春你说什么呢,我在朋友家用的他的电脑啊。”


“你什么时候操作这么犀利了?”大春倒是直白的很。


“今天状态好没办法啊,大春你是不是太久没跟我PK过了不知道我的厉害啦。”一句话把我自己说的直哆嗦。


 


对面大春沉默了几秒。“好小子,明天你竞技场里等着我。”


 


啪。电话挂了。


 


……我欲哭无泪的听着话筒里传来嘟嘟的忙音。


“偶像,我也是拼了。”我现在应该是哭丧着脸的表情吧,因为我看对面叶偶像幸灾乐祸的都快笑出声了。


“好好好,不愧是小蓝同志,革命意志非常强,好好好。”叶修一点诚意也没有的拍着巴掌。


“……”我想了想大春那无言的鄙视,忍不住还是从心底里挤出一丝悲鸣。


“来,继续跟你说让你帮的忙。”叶神看我一脸决绝,大概也是还剩下那么些同情心,没继续逗我,“最近国家队没什么比赛,又刚好遇上全明星,现在来找我干什么的人都有。”


“比如?”


“做采访的,做采访的,和做采访的……”


“……”


“躲都躲不掉。”叶神一脸怨念,“打荣耀的时间都没了。”


“你一开始的几年完全不接受媒体采访的本事都哪去了?”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


“今非昔比啊。”叶神长叹一声,“之前是跟父母怄气,现在好不容易和好了,总不能再把所有媒体得罪一圈,把父母给气的再不认我这个儿子。”


 


经过不知多少轮采访和记者们坚持不懈明里暗里的打探,叶神当年为了打游戏离家出走的事也已经是业内共识了。“那你准备怎么办?”


“你把我藏起来。”叶神说出了他的方案。


 


异议!异议!异议啊!!!!*城步堂在我脑海里摆出了不知多少次严重抗议的姿势。今晚的我真是连续收到刺激和惊吓,大概明早就能查出个心率不齐吧。“什么意思!叶神你要玩失踪?”


“对。我在你这藏半个月左右,等新一轮联赛进入节奏之后那群烦人的记者们估计就会放过我了。”


“您这是哪来的奇思妙想?!”我抓狂了。感情您不得罪记者的方法就是让记者们都找不着你吗!


“客气客气,也就一般的计划,不用这么夸我。”


你看我像在夸你吗!


“诶蓝河你看那一地材料,你记得它们是怎么来的吗?”


……


“呃……真的不行吗?”


天了噜我的偶像他怎么这么可爱!他正摆出一副微微探寻的目光在瞅着我呢!此时再不答应他我还算是个男人吗!


 


……总而言之,叶神他对我威逼利诱了一会,发现效果甚微之后稍微卖了个萌,我立马给他跪下任差使了。事后想想,不怪我军不坚定,只怪敌方太可爱。


 


可是为什么我要对一个男人用可爱这个词呢,这问题真是太费解了。


 


10.


“叶神,还有个问题。”我举手。


“说。”


“兴欣那边的人知道你在哪吧?”我问。


“知道个大概。”


“你确定你藏在我那能实现你的计划?”我想来想去总觉得不靠谱,“兴欣的人肯定不会透露你的行踪,但其他人一个手机打进来就找到你了吧。”


“呵呵。”叶神得意的笑了,“我不用手机。”


 


……到底还是能保持八年不露面的神人。


“行吧……那什么时候把你……呃,藏起来?”


“少侠,你看外面黑灯瞎火的,就适合做这些个偷偷摸摸的事情,不如现在就开始吧。”


现在?


看我一副反应不过来的样子,叶神继续老神在在的分析起来:“如果按照明天日程,在蓝雨退了房才走,楼下早就各种记者媒体把我围起来了,根本走不脱。要开始这个躲人游戏,必须从现在就开始。”


现在?!


“别愣着了,走吧。”叶神伸手拍拍我的肩,“革命任务就拜托给你了,蓝河。”


“……”


“要是计划完不成。”叶神冲着电脑屏幕扭扭头,“我接下来的半个月就基本跟荣耀无缘了。你忍心吗。有你这么对偶像的吗。”


 


我两行老泪潸然而下。“别说了偶像,小的这就给您带路。”


 


 


在夜色的遮掩下,叶神带了个帽子就足以完成遮挡工作,我叫了辆的士,把他塞进车之后,直奔我那块小地盘。身为G市本地人的我,由于受不了父母常年让我“找个正业”的念叨,早就不与他们同住,大学毕业后自己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小套房作为住处,现在看来倒刚好能派上用场。


 


车上不好聊天,我就看着窗外发呆。这两天跟偶像的交集实在有点多,多的让我都来不及品位品位,趁着这时候抓紧时间窃喜了一会。后来下车一路走回家,钥匙都插在门上了我突然才记起来一件事:


我门后还糊着叶神的等身海报呢!!!


 


钥匙拧到一半的我,刷的出了一头的汗。


“怎么了?钥匙卡住了?”叶神大概是见我突然不动了,有点奇怪。


“没……没有……”怎么办啊我!


“想什么呢。”这位神的风格一向干脆利落,这次也不例外,伸出手来握住我的右手直接转完了剩下的小半圈。随着门锁清脆的一响,门开了。


 


我认命的拉开门,叶神迈步走了进去。


“哎呦,真黑,小蓝你家灯在哪呢。”


我走进去把灯打开。同时捂住了脸。


 


“噗。”叶神显然已经看到了我门背后糊着的门神,直接笑出声了。


我捂着脸蹲地上了都。


“可以啊,你这粉丝当的,挺……积极的。”真是难为您老人家想出这么个措辞来了!


 


大概是由于一个宅男家里挂着他等身海报的冲击力太大的缘故,叶神后来再瞄到我墙角摞着跟他有关的各种杂志、夜雨声烦手办旁边放着得几个不同大小的君莫笑周边的时候就没有太让我想挖洞钻地的反应了。只是通过我的偷瞄,他脸上全程带着挺开心的笑容,嗯,那种表情应该是开心的意思吧?反正他转悠了一圈,一直在笑,忍不住的那种笑,回来看我还蹲在地上捂脸呢,就在我旁边也蹲了下来。


“我是真吓了一跳啊,小蓝。”偶像说。


“过奖!”我没法再做人类了。


“说实话,我还真没直面过像你这样的粉丝。”叶神好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抬头看了他一眼,看到他也许是为了不给我压力,的确没有在看我。


“那你除了吓一跳之外,还有别的感想吗。”我自暴自弃了。


“有。”叶神非常肯定的说。


“什么感想?”我好奇了。


“你挺变态的。”叶神给了个答案。


“……”


“还好没看到什么等身抱枕一类的。”


“……下次我会一块买了的谢谢。”




================================


TBC.


………… 


 





发表于2015-02-25. 转载于 草莓牛奶. 413热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