糕糕糕

给我叶蓝给我叶蓝给我叶蓝!!!!!

© 糕糕糕

Powered by LOFTER

[喻黄/ABO]朝朝暮暮(二十一)

最后那句原文用起来太合适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赤岸:

二十一


“回来了?”喻文州擦着头发走过来,就见屋子里两个人傻傻地相互瞪着。他也没估计到黄少天会提前回来,不是不惊讶。


“队长……这个人突然闯进来的!”反而是卢瀚文先说话了。


黄少天终于缓了缓神,把椅子拉过来坐下,板着脸扬起下巴管喻文州要说法。


喻文州虽然不知道黄少天的脑洞已经开到什么程度,但这种宣誓主权的姿态让他有些高兴,便语速缓慢道:“小卢是我……”


黄少天挑动半边眉毛。


喻文州笑了:“是我表姐家的孩子,放寒假在我这儿待几天。”


黄少天疑惑:“他怎么叫你队长?”


喻文州在床尾坐下:“随便叫的,你也能叫。”


他俩认识接近一年,没领证之前黄少天一口一个“喻总”听起来还是尊重的,后来再叫“喻总”多少都有些揶揄挤兑的口气。


认真讲话的时候叫“喻文州”,“文州”叫得不多,床上撒娇的时候有过两次。


当然黄少天不会承认那是撒娇的。


“队长”是个新有名词,黄少天虽然不知道由来,但似乎从这个称谓上能找到一些狡黠的乐趣。


“嚯,报告队长,我撤退了,这小鬼数学题第一大题就做错了,你帮他看看。”黄少天起身,指了指床上的作业本。


既然是亲戚,黄少天没什么可说的,他一个临时暂住的倒是格格不入,退后一步就往外走。


他一闪身,卢瀚文小声嚷开了:“队长,他谁啊,怎么大晚上往你房间跑?”


黄少天后耳听到脸有点热,他想要目睹喻文州见到自己的表情,这种目的本来就不很单纯,还没能成功,挺丢人的。


喻文州对卢瀚文说:“一个朋友,现在和我一起住。”


他没说暂住或是收容,换个思想复杂些的大人大概已经能发觉不对劲了,黄少天在门外呲牙。


不过卢瀚文并没这种意识,只是翻着自己的作业:“他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说:“你见了他就叫黄少好了。”


“黄少?黄少听起来很神气啊。他眼速很快嘛,这题真的写错了诶,他打不打游戏?队长,我们培养他吧!”卢瀚文迅速转移出另一个话题。


明明说过撤退的黄少天一个闪身冲进来:“小鬼,这么拽,第几区的?”


卢瀚文眼神放光坐起来,被喻文州弹了弹脑袋:“周末玩。”


卢瀚文央求:“舅舅,周末我都要走了……”


黄少天大刀阔斧地站出来:“不听他的,明天晚上带你下本。”


卢瀚文原本到喻文州家住的目的就是想找人一起玩乐,哪知喻文州管得比他妈还严格,黄少天像是救世主一样光芒四射地出现在他眼前,不由发自肺腑地吹捧起来:“黄少说话算数吧!你真的好霸气!大写的A!”


这大概是中学生里的流行语,类似于“纯爷们”、“真汉子”。


卢瀚文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一喊,屋子里的两个大人沉默着扶墙而出。


 


喻文州家里的阳光房不大,给黄少天的卧室腾出来之后,这里堆了不少书册。


搭了张小床就不剩什么空间,躺在床上,身侧贴着落地窗。


黄少天蹲在他面前,吸吸鼻子说:“你就这么睡啊?要不然去我那儿睡。”


他讲这话时没有多想,单纯是见喻文州蜷着身体睡得不太舒服,说出来也觉得微妙。


他们之间越来越像真正的夫妻关系。


也许是分开一周真的挂念,亲昵既是潜移默化也毫无防备的,不说是骚动,说了却又有些虚浮。


这天的月色特别好,窗外是湛蓝的夜光。


半轮弦月挂在窗格子上,一派通明。


喻文州坐在床前,像是悬在半空,黄少天一用力似乎就能把他推进风里。


他的确没能料到生活和感情会有如此迅速的风云变幻。


一个多月前,也是在同样的地方。


某天喻文州在阳光房抱着电脑写材料,那时的黄少天刚刚默认自己难以启齿的心意。


黄少天装作找书的样子,时不时看看喻文州,他想着总归看一眼少一眼,什么时候喻文州发现,就是他离开的时候。


喻文州工作专注,似乎没有意识到黄少天在注视他。


黄少天小声问他:“你喝不喝水?”


这句话白目又没意义,却用了他很大的力气。


喻文州笑着对他说:“好的,谢谢。”


对黄少天本身来说是种冲击。他二十七岁了,也不是白纸一张。当前突如其来的感情却十分纯粹,他和喻文州明明什么都做过了,甚至连婚姻都受到法律特殊保护,他脑子里反倒是很多天真的东西。


像是弥补了他在漫漫青春岁月里经历身为男O不得不面对的泥泞与暗色,黄少天以为自己早已消耗不了太过纯真的心情。


看到喜欢的人会心动,此间温柔,晚到了十年。


喻文州说:“你回来累了,好好休息。”他端坐月光中,轻柔地摩挲黄少天的头发,仿佛透过光芒清朗,触摸着那个性征分化而心智未开的少年。


“我定力也没你想得那么好。”喻文州缓声说。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什么白马王子初恋心动,都他妈是假的。


喻文州又像读了他的心似的,笑了笑:“我不是为了和你睡才爱你,你进入我的生活,这就是最真实的事。”


 


黄少天和卢瀚文一拍即合其实是在喻文州的意料之中。


他们二人性格上有很类似的地方,大大咧咧心思活络,精力充沛讨厌无聊,连网游里的帐号角色都是一样的。


开始几天还是台机和笔记本电脑之间切磋。后来为了方便玩耍,黄少天专门去数码商店买了几根线把电脑接上电视屏,用喻文州那块超级大背投火花四射地登入游戏界面。


“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这么打爽多了!这屏幕不打游戏是不是浪费!”黄少天啪啪按着键盘。


“是是是!”卢瀚文连声附和,已然归顺得服服贴贴,“黄少你好威哦!”


黄少天冲他挤挤眼睛。


当天一早,喻文州在厨房抓着他亲的时候这小鬼路过,不知道被看到了多少。本来黄少天面对他还有点阴影,不过见他完全星星眼的样子,大概是自己多心了。


一大一小两名剑客联手去抢副本里的新年红包,配合默契,收获不小。


卢瀚文大大地爽了一把,清点着战利品欢喜地对黄少天说:“黄少,我真的很钟意你,耿直能战长得又好看。”


“啊?”黄少天被少年突如其来的表白弄得有点懵。


卢瀚文用胳膊肘撞了撞他说:“你是不是想当我舅妈?”


即使说这话时卢瀚文稍稍放低了声音,但黄少天已经感觉到喻文州飘忽的视线从背后透过来,立刻拍着大腿扯开嗓门:“专注!打游戏要专注知道吗瀚文!”




TBC.

发表于2016-03-23. 转载于 赤岸. 1730热度.